欢迎来到大时代网

联系我们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 > 国际 > 徐小平:出国镀金和学历崇拜现在已经过时了

徐小平:出国镀金和学历崇拜现在已经过时了

2018-04-16 来源:  浏览:    关键词:
摘要:4月12日消息,在近日的哈佛中国论坛上,真格基金的创始合伙人徐小平发表了一篇关于留学生的人生思考及前途选择的演讲,凤凰网“365全球风报”对此次论坛进行了独家直播。徐小平表示,在过去20年,中国发生了很大的变化。现在他非常建议中国…
4月12日消息,在近日的哈佛中国论坛上,真格基金的创始合伙人徐小平发表了一篇关于留学生的人生思考及前途选择的演讲,凤凰网“365全球风报”对此次论坛进行了独家直播。
徐小平表示,在过去20年,中国发生了很大的变化。现在他非常建议中国的留学生,能够在毕业后回到中国,做出事业和成就。
他说中国的BAT中只有一个是留学归来的,TMD中也只有一个在海外留学一年,然后回国创业的。
中国拥有巨大的机会,中国的企业家有着全球的竞争力,所以在这个情况下,“土鳖”和“海归”这个概念也就没有了,也就没有意义了。留学生获得了西方的教育,拥有了全球的视野,但是如果不把学的东西和中国实践相结合,和中国企业家的经验能够归纳起来,结合起来的话,它的价值还不能最大的发挥。 
以下是徐小平演讲内容:
各位同学,各位朋友大家早上好。我昨天从北京来的时候,北京是雨夹雪,然后下了飞机,波士顿就是雪夹雨。我刚才听了蒋教授说我们的手机赞助商,我才知道原因,原来是汾酒集团,大家知道汾酒集团和下雨的关系吧,汾酒集团总部在杏花村,所以有一首诗,叫“清明时节雨纷纷”。中美关系不太好,所以“路上行人欲断魂”。欲问未来在何方?同学遥指波士顿。    
每次来哈佛都挺开心的,但这次演讲因为基于前些时间一些原因,所以说我希望大家把我的讲话当作内部讲话不要外传。知道我这个梗吗?

我是2006年第一次来哈佛,当时参加了一个培训班,所以从此以后我一直以为我是哈佛校友,但那个培训班只有十天,他们反复告诉我这不算,但是我还是以参加哈佛培训班为荣。当然我更为自豪的是,2009年我就来哈佛China Forum,从此以后我大概来过8、9次。过去10年见证了哈佛中国论坛的变化,以及同学们人生思考,前途选择的变化。所以每次来哈佛China Forum都感到特别亲切。虽然不是哈佛校友,但是在座的大部分都上过新东方,所以觉得自己也是一部分。昨天下了飞机,有一个同学一见我就尖叫,跟我照相签名,签完名以后他就看了半天,很失望的看着我说,“啊,你不是俞敏洪啊。”    
我讲的主题是关于留学生的人生选择,关于前途职业教育这些东西,我多年来,20年了,一直讲的一个主题。所以我的题目叫“凝聚时代的力量”,以及同学们如何驾驭它,如何让它变成你自己的人生的力量。

在这个时代在急剧变化当中,我1996年回到中国以后加入新东方,我就一直说时代在变,急剧的变化,大家要激流勇转,要把握机遇。而这种感觉几乎是每年都更加急迫,尤其在中国创业创新的浪潮中,势头变得更加激进,变得更加令人眼花缭乱。所以在这个时候如何把握好自己,如何选择好人生的方向,如何凝聚时代的力量,找到你人生的支点,这就是非常重要的话题。   
这个图,我想讲一个小故事,去年5月份我们投资了一家公司,这家公司以前是做空气净化器的。我在投资他之前,我自己家里已经装了很多,跟许多朋友推荐,非常好,就我总觉得这家公司会成为我们的热门公司。
但是没想到,整个去年冬天,他们的生意一塌糊涂,背后备了很多台,严重的积压,而全中国生产空气净化器的公司都面临着同样的情况,为什么?因为北京的空气可以说一夜之间就变好了。以前我每次来鼓励大家回国创业,我都觉得somehow,这个空气污染越来越严重,都不安。但是整个2017、2018年的冬天,毫无疑问,这是我经过的,回国20年几乎最好的冬天,也就中国的自然环境,中国政府以自然力般的力量,一夜之间改变了中国的空气。所以这就是,大家鼓掌,为北京的空气鼓掌,这就是中国的变化。   
所以中国,我就不说陈词滥调了,它一种最好的时代,但是又是最令人焦灼焦虑的时代。所以这个时代人生选择就特别重要。    
最后分享几个发生在我身边的故事。第一个故事是关于我的一个亲戚的故事,我的一个侄女。她在BC读书,Boston College,今年大三。也许她在场现在,但是我还没见到她。然后她父母就跟我说,要她毕业以后读两年研究生,要她读一个博士,工作两三年拿一个绿卡,然后再回国或者再怎么样。然后我就跟孩子说你想干什么?她说我还没有想好。我说你想读研吗?她说一点都没兴趣。我说你不想做科学家拿诺贝尔奖吗?她说我就想做点实际的工作,也许加入一个创业公司。我说那好,我就跟她父母说,你犯了两个错误,第一,逼迫你孩子做不想做的事;第二,你可能把你孩子的前途给耽误了。因为出国读书、研究生、拿绿卡、两三年的工作经验,这是20年前的一种路径选择,而这种路径选择在今天已经过时了。
在过去10年、5年,甚至最近2、3年之内,关于学历的崇拜,关于校园和工作之间的关系越来越模糊。对学历崇拜,要么都MBA,人们已经再也不以这个为标准,而以什么呢?以能不能找到适合我事业的方向,能不能点燃我人生的激情,能不能让我选一个事我做下去,成为第一选择,发挥自己的能力。所以我说那就不要读研,当然我作为他们的长辈,我可以训斥他们,我说不要读研,回中国。两三个月来北京实习,你也可以来真格基金实习,亲戚嘛,可以开开绿灯。    
第一个东西,你可能会找到自己做的事了,就加入这家公司了,从此就做下去了。这是我们过去几百个实习生经常发生的事。第二,你可能就知道自己做什么了,然后信心百倍的回到学校去,照着自己将来要做的事去准备,去学习,充电。最终大学毕业的时候信息百倍的,让她回到中国开始你的事业。我这两个一定可以保证做到,因为什么呢?学习很重要,但是学习的目的最终还是要回到社会来。我说另外还有一个可能性,这不好说对吧,是什么呢?说不定还能找不到一个真爱,爱情。我说这个话的时候,真格基金CEOAnna在那说,徐老师这个不对,这不可能的,因为实习生有个规定,但是他们自己我不能管。    
所以这个女生今年可能会来真格基金实习。我这里邀请大家的是,我不是给真格基金做广告,欢迎大家来真格基金实习嘛。我们投了好几百家公司,每一个公司都在新兴产业里面有各种各样的做事情的机会,然后中国所有的公司都有这样无穷的机会。
我刚才看到嘉宾里边,除了政界、学界的人以外,看到创业领域的人,小川,达鸿飞。小川干了10多年了。当中国创业的新兴力量,而这样的力量在中国大地遍地开花,无限火力,每一个年轻人在里边,经常我夜里看,干到1点、3点、5点,甚至通宵,身心饱满,精力充沛,冲着他们前途狂奔,这就是目前中国年轻人。所以大家如果,你们想要做什么,如果你不读博士,重新从事医学等等,那么回到中国待个把月,两个月,甚至更长时间,我觉得有助于你在从小以来在学术道路上狂奔的过程中停下来静一安,看一看,然后从容不迫的做出你的选择,这是第一个故事。剩下5分钟了。   
那我这样,我讲讲提纲吧。这个同学中学期间热爱新闻,考上了牛津大学,然后去到哥伦比亚大学读新闻,毕业以后去了《纽约时报》这种级别的机构做了他的记者生涯,他的梦想是模仿历史上那些伟大的记者,改变世界。在这样一个时代,新闻对于世界的意义不是更弱而是更强,一个年轻人的良知、真相,对于社会来说,民众来说,更加具有一种时代的必要性。所以他想做记者,后来做了两三年,这个时候特郁闷,因为他在国外做的,我说你真的想改变的地方是哪里?真的想赢得了鼓掌,改变了社会,是什么地方呢?他说当然我是中国人我想回中国,我说你赶紧回中国,然后回中国以后,他加入一个纸媒,加入纸媒以后干了两三年,又很痛苦。要知道这个纸,最早中国的报纸就叫新闻纸,而现在新闻已经没有纸了,已经变成屏幕了。加入纸媒也不错,也有影响,但是显然他有一定的成就感,但是他的收入跟同班同学比起落下了很多很多,这时候又来找我,职业陷入了困境,年龄逐渐大了,家庭的需求很多,问我怎么办。
我说你选择了什么呢,你的理想主义是对的,你想改变世界愿望我也赞同,但是你入错了一个行业,但是这个媒体行业还要坚持,可是呢,媒体的定义已经变了。过去就是报纸、电视台,我说你现在做自媒体,自己的电台,自己的电视台,自己的报纸杂志,或者加入各种各样的那些新兴的,疯狂崛起的公司,像《今日头条》,你每一个都能够获得更大的影响力,同时这个很重要,获得个人的,不叫财富,在现实生活当中的一种力量。   
后来他就迅速地改变了这个东西。一旦他转行以后,收入翻了无数倍,现在有20几个人,一年的收入一两千万,梦想成为得到,成为一种“吴晓波媒体”,成为国内那些千千万万个,不是一百两百,一千两千,而是无数的,那些崛起的媒体里面的一个参与者,深深的扎住这个时代。所以理想是对的,但是你这个时候你要选择好你的一个角度。给我一个支点我能撬起地球,他找到了支点,新闻,地球撬的杠杆是新闻纸,是纸做的。他应该换一个角度,而这正是这个时代给予年轻人的无与伦比的机会。 
在一个月前,在牛津大学讲了一下,我在这简单讲一讲,这个故事真人真学校,当然是带了一点修饰,为了保护他的隐私。MBA毕业以后在美国工作,有很多选择,这个时候他一直想回国,就问我去哪里。那我们聊了一年多,最后他告诉我,徐老师,有一家机构要他。他说要不要去这家公司?这家公司恰好是我们投资的,我看好这家公司。但是我会跟他讲,我说不一定,这家公司要不要去,我不知道。
但是我要告诉你的是,你想回中国,你已经犹豫了一年多,所以说这家公司能不能成功我不知道,但你选择回中国这件事一定是对的。我当时几乎以个人信用在担保,但是我也没有那么多信用,万一那人失败了,我名声就毁了。当时我说你回去,这家公司怎么样我不管,但是关键在于你要回中国,中国机会很多,如果你不去你就把握不到。
但是许多机会当中你一定要在那里要清醒,人在那里要去选择,你才能选到最适合你的东西。简而言之,一年以后他离开了这家公司,这家公司还不错,但他不喜欢,然后自己创办了一个公司,这就是现在的真格学院,本来叫真格失败研究院,专门为那些郁闷的企业家做培训。做的很好,供不应求。 
刚才讲的是海归的故事,回去实习,坚守理想,但是要适应变化,然后回中国。这是讲一个重要的变化,这个变化就是过去五年我们看到的,第一,中国的企业,BAT的主要收入都在中国,但是有大量的新兴公司一开始就只爱慕国外市场,所以中国公司走向全球的步伐是令人惊奇的,而且这些人大部分都没有留过学。而中国的企业家像雷军,BAT只有一个留学生,TMD只有一个留学生,在国外读了一年就休学回去了。所以在这里边,比如说小米、京东、360,小京3,都没有留过学。
但是中国的企业在过去40年改革开放当中,和国际的企业并肩作战,竞争、合作,最后中国的企业家其实赢得了全球竞争力。所以在这个情况下,“土鳖海归”这个概念也就没有了,也就没有意义了,大家能够意识到这一点。在座的都是留学生,都是学霸,都是真正的精英,你们获得了西方的教育,拥有了全球的视野,这对中国来说是有极大的意义。但是如果你不把你的这种学的东西和中国实践相结合,和中国企业家的经验能够归纳起来,结合起来的话,它的价值还不能最聪明的发挥。    
本来我想讲讲我跟俞敏洪合作的事,但是不断地在催我的时间,我就没有时间讲了。但是王强、我是“海龟”,俞敏洪是不“海龟”,但是老俞成了这个时代最伟大的企业家。在电影《中国合伙人》里边,他带着孟晓骏去哥伦比亚生物实验室,就给他一个实验室,以他的名义。然后孟晓骏憋了一肚子话,说了一句话是“土鳖”。其实他是真正的对他表示崇敬,表示诚服,表示这两人的结合赢得了这个时代,最成功的一个结果。 

所以简而言之,出国留学依然是这个国家最最需要的人才,留学生在中国会有巨大的机会。但是呢,如果你励志要回国去创业,回国去服务的话,无论是从政从商,从科学研究还是去搞你的创业,在学艺完成以后,早日回到中国,开始你的人生的奋斗。我可以非常负责任的跟你讲,过去20年、10年做学生教育职业咨询,过去10年是做创业辅导,天使投资。负责任的说,这个选择绝对不会错。
最后我是搞音乐的,我不能不显示一下我搞音乐的魅力。在那桃花盛开的地方,有我美丽的故乡。所以大家想一想,那么就赶快回到那桃花盛开的地方。最后,时代的力量如何凝聚?中西结合回到中国。如何驾驭?找到你最热爱的事。谁的力量?就是在座的每一个同学,把你的所学所用,你的理想主义、人生激情和这个时代的需要结合起来,你本人就会成为这个时代最伟大的力量。

上一篇:新浪VS李雪芮:目标是东京 需要时间慢慢往上爬

下一篇:央行货币政策委员会:“双峰”监管模式意在求稳健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