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 > 要闻 > 星空琴行上演“猝死复活”大戏

星空琴行上演“猝死复活”大戏

2017-09-08 来源:  浏览:    关键词:星空琴行
摘要:在9月2日突然关闭全国近60家门店、引起舆论轩然大波之后,知名钢琴培训机构“星空琴行”昨天在官方微博上发出通告称,计划本周六起陆续恢复教学。不过,此举已让该公司声誉受损,复课第一天会不会出现排队退钱的场景尚未可知。星空琴行猝死事件发生在9月2日,多地学员家长反映…

(原标题:星空琴行上演“猝死复活”大戏)

在9月2日突然关闭全国近60家门店、引起舆论轩然大波之后,知名钢琴培训机构“星空琴行”昨天在官方微博上发出通告称,计划本周六起陆续恢复教学。是什么原因让一家明星公司“一夜猝死”后又突然“复活”,目前还不得而知。不过,此举已让该公司声誉受损,复课第一天会不会出现排队退钱的场景尚未可知。

突然关闭全国近60家门店、引起舆论轩然大波之后,知名钢琴培训机构“星空琴行”昨天在官方微博上发出通告称,计划本周六起陆续恢复一对一课程的上门教学活动,并称投资人并未放弃,这意味着一夜倒闭的星空琴行已经迎来了转机。不过令人担忧的是,尽管获得资金续命,但是星空琴行有可能因此而面临信任危机。

星空琴行昨称要陆续恢复教学

昨天上午,星空琴行官微发布通告称:“由于管理上存在的问题而导致的严重后果,9月2日凌晨,我们无奈暂停了实体门店营业。短短几天,给各位深信、深爱星空琴行的学员、家长们造成了影响及损失,我们再次深表歉意!最近几天,星空琴行一直在努力积极寻求帮助,我们的投资人更是没有放弃我们。”在通告中,星空琴行给出两点解决方案:首先是恢复部分课程。计划本周六起陆续全面恢复一对一课程的上门教学活动;上海和江苏学员的一对多课程,将借用知音琴行的教学场地恢复教学,而其他地区的一对多课程恢复计划还在安排中。对于已付购琴款尚未收到钢琴的客户,星空琴行表示已经在协调供应商,落实发货的具体时间;部分特殊型号的钢琴会根据工厂生产情况向客户做单独的沟通。

据悉,发出上述通告的高管为星空琴行联合创始人许浒。有报道称,9月6日晚间11点20分,许浒本人在“琴行主管群”中发布了“7问7答”的解答内容,就为何暂停营业、何时能全面恢复教学和营业、退款、发货以及管理层变化等具体问题给出了简要回答。他答复称,突然关店是由于公司管理存在问题导致拖欠教师部分工资,教师因此罢课而造成的连锁反应,并表示至今无法联系到创始人CEO周楷程,但其他核心管理团队仍将努力尽快解决目前问题。而针对老师们的薪资拖欠问题,星空工作人员在“星空儿童微课小组”微信群发出的信息显示,星空管理层9月6日发出通知称,将在9月8日(本周五)为教师发放7月份工资,并提醒做好授课排期准备。

全国近60家门店一夜之间关闭

星空琴行猝死事件发生在9月2日,多地学员家长反映,星空琴行在全国的所有门店一夜之间突然关闭,总部及客服电话均无人接听。据悉,星空琴行在全国拥有近60家钢琴培训体验店,北京有12家门店,因此事件备受舆论关注。当天,星空琴行官方微博向学员家长发布通告称:由于管理上存在的问题,导致现阶段我们遇到了一些困难。目前星空琴行所有管理者以及投资人正在积极商讨,并努力寻求尽快解决问题的途径。

9月3日,星空琴行再次发布通告称,自从全国门店关闭危机事件以来,公司高管立即成立了专门的危机处理小组,一直在积极寻求解决方案,解决经营出现的问题。

很快,多地门店现场聚集的学员和家长以组建微信群等多种方式维权。《法制晚报》报道,仅在北京星空琴行长楹天街店就已经登记了近200名学员,少则有十余节课还没有上,多的则有300余节课没有上,粗略统计涉及金额超过百万元。该店成立的维权微信群中已经有400余人。

在浙江杭州市西城广场店,9月4日当天前来登记备案的家长有230人,登记金额超过600万元。市场工作人员向媒体表示,这个数据还不是最终数据,因为还有些没来的。现场有家长大吐苦水,刚刚交了2万多元的学费,转眼琴行就关门了。

是什么原因让一家明星公司一夜猝死?据观察,星空琴行创始人和投资人所持看法有所不同。9月2日,星空琴行CEO周楷程发给员工的一封内部邮件称,这两天发生了大量门店聚集事件,公司也一直在和投资人沟通,由于目前管理团队已经不持有星空股份,所以一直在等待股东的决策,但基于目前情况原股东无法确认新的追加资金,因此公司从2017年9月2日起暂停全国所有门店营业,其他等待进一步通知。

但投资人并不这么认为。投资星空琴行的顺为资本相关负责人曾表示,“这件事情上,投资人也是受害者,损失了大量投资款。运营权当然还是在公司的创始团队,投资人只是股东,相应对应注册公司资本权利,并不实际运营公司,所以,创业团队把责任全部推到股东身上的这种方式,我表示很难理解。”

公开资料显示,星空琴行的创始人周楷程是创业明星,他曾供职于阿里巴巴6年,离开阿里后,又在易到用车呆了一年,随后他决定离职创业,投身钢琴教学领域。从2012年到2015年,星空琴行在3年时间里共获得4轮融资,金额近3000万美元,使星空琴行迅速扩张,站上了事业顶峰。2015年,星空琴行75家直营门店覆盖了全国21个城市,员工超过1000人,但是经营业绩并不理想。公司2016年财务报表显示,星空琴行实现营收3.12亿人民币,与周楷程2016年5月对外宣称的当年预计营收8亿至10亿相去甚远。

本版文/本报记者  赵新培  供图/视觉中国

培训机构预收学费隐患多

突然死亡而后起死回生,星空琴行近日上演的这一戏码,其背后原因虽经各方解释、分析,仍然让人感到雾里看花。甚至有观点猜测,这是公司为了迫使投资人追加资金而使用的“把事情闹大”的手法。于是公司预先没有向家长发布任何通知,突然关闭了全国的近60家门店。尽管该公司官微很快声称没有被投资人放弃,并宣布复课,但令人担心的是,这一全国知名钢琴培训机构的名誉会因此受损。多数预交高昂学费和租金费用的家长们从此心有余悸,本周六星空琴行复课第一天会不会出现排队退钱的场景尚未可知。实际上,向消费者一次性收取价格不菲的课程费用,是包括星空琴行在内的培训机构的通行做法。尤其是一些急于融资的企业,为了获得投资人青睐,更是不惜动用家长预付款用于市场营销,但是其中的隐患不言而喻,资金链断裂、门店关闭、老板失联,最终埋单者还是投资人和家长。

(原标题:星空琴行上演“猝死复活”大戏)

上一篇:诺贝尔奖得主怒批比特币:与市场泡沫何其相似

下一篇:西南部分地区遭受洪涝风雹灾害 直接经济损失4900万元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