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大时代网

联系我们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您的位置:首页 > 健康 > 美食 > 黑瞳晶亮带着点点的邪肆,她总是有不一样的地方吸引自己!

黑瞳晶亮带着点点的邪肆,她总是有不一样的地方吸引自己!

2018-08-30 来源:不弄虚作假  浏览:    关键词:
摘要:她的指腹温热又柔软,金修宸浑身一僵;彭墨对上他略显诧异的眼睛,吓得忙松开了手,自己做了什么?“噗嗤”一声笑,金修宸被她瞬间湮灭的壮气惹得笑出声。看着他笑开了的眼,彭墨不住的骂自己蠢,好丢人,赶快有一条地缝让我钻进去吧!金修宸看着她爆红又懊恼的脸,笑问:“手感不错?其他地方手感更好你要不要不捏一捏?“轰”的脸更加红。“金修宸,你...你闭嘴。”彭墨一刻都待不下去了,反手去掰金修宸放在自己腰间的手掌。她的小脑袋在胸前蹭啊蹭的,金修宸眸光深沉起来,一个翻身把她压在身下;一阵眩晕,彭墨睁眼就看到他凑近的脸,忙伸手

她的指腹温热又柔软,金修宸浑身一僵;彭墨对上他略显诧异的眼睛,吓得忙松开了手,自己做了什么?“噗嗤”一声笑,金修宸被她瞬间湮灭的壮气惹得笑出声。

看着他笑开了的眼,彭墨不住的骂自己蠢,好丢人,赶快有一条地缝让我钻进去吧!金修宸看着她爆红又懊恼的脸,笑问:“手感不错?其他地方手感更好你要不要不捏一捏?“轰”的脸更加红。

“金修宸,你...你闭嘴。

”彭墨一刻都待不下去了,反手去掰金修宸放在自己腰间的手掌。

她的小脑袋在胸前蹭啊蹭的,金修宸眸光深沉起来,一个翻身把她压在身下;一阵眩晕,彭墨睁眼就看到他凑近的脸,忙伸手抵住他胸膛。

这么点劲儿撑在胸前简直是撩火,金修宸抓住她作乱的小手,凑近她笑道:“再玩就玩出火了...。

”彭墨动作一顿,随机明白他说的火是什么火,顿时脸更红却再不敢动弹,抽回手捂着脸啐道:“金修宸你无耻。

”金修宸听着她的话却笑得不可自抑。

“你还起来,我脚疼。

”彭墨被他笑得浑身不自在,捂着脸诌谎;金修宸一听忙收了笑翻身下来,抓着她的脚看了一番。

“是刚刚拉拽的时候又加重了吗?”暗道不该拿她脚胡闹的。

彭墨一看他紧张的样子也不忍再说谎话,只是佯装站起身道:“咦,站起来就好多了,看来是不能久躺。

”说着便逃离这害人的贵妃榻,只是她每走一步都很小心,尽量不加重伤势,今天为了躲避该死的赵仕,脚伤似乎加重了。

金修宸哪里还不明白她的小心计,不禁失笑,再看她走的辛苦,上前一步弯腰抱起她,放在外间的座椅上。

彭墨佯装镇定的给二人各倒了一杯茶水,凉茶入口,心中的悸动才微微平复。

金修宸接过茶,看着彭墨淡然自处的脸和绯红的耳垂轻轻笑了。

彭墨白他一眼,不过心中到底还是记挂他为何事心烦,还是问道:“为什么生气?”金修宸收了笑。

“你说...我把赵仕杀了如何?”声音缓缓轻柔,带着一点玩味又带着丝丝认真。

赵仕?他知道了赵仕意图轻薄自己的事情了?将军府的事情他倒是清楚的很!不过,彭墨却不反感,倾身凑近他,笑道:“随意的就把人给杀了有什么趣儿?我有比杀了他更有趣的办法。

”金修宸看着彭墨,唇角轻扬,此时的她就好像一只有野性的猫儿,黑瞳晶亮带着点点的邪肆,她总是有不一样的地方吸引自己!“我听说忠勇侯还有一个流落在外的儿子。

”“赵仕是侯府唯一的嫡子,且已经有了世子的封号,外面就是有一个儿子也不能撼动他分毫的。

”金修宸反驳,对待赵仕不能太温柔的!“那若是这个流落在外的儿子才是侯府长子,且还是一个饱读诗书的可造之材,又当如何?”赵仕自诩是侯府唯一的男丁,又是嫡长子,所以行事嚣张是一贯作风,这些年赵书常对他多加栽培,只是多年的栽培并没有让赵仕成为一个出众的继承人,反而成了一个彻彻底底的纨绔,侯府交在赵仕手中只有败落一个结局。

赵书常苦心经营一辈子的家业怎么甘心败在赵仕手上?但他已到花甲之年,再生一子的可能性实在太低,所以对赵仕也只有忍耐和多加管束了!但若是他突然多出了一个文采出众堪称大才的儿子,两相比较,赵书常的心该如何抉择?这世子之位又该有怎样的变动?忠勇侯府该是多么热闹?金修宸抿了一口茶,摇头笑道:“墨儿太过善良。

”善良?也只有他觉得自己善良了吧?彭墨笑问:“殿下有何办法?”“我若是你,就把赵书常的两个儿子全都杀了!”金修宸目光闪闪,笑意悠悠,却冰凉如水。

彭墨挑眉,此办法倒是干脆!看他气愤难平的样子...赵仕怕是要有苦头吃了!“不过,赵青水还在,忠勇侯的两个儿子就暂时留一段时日吧,至于赵仕....。

”疼痛是让人学乖的最好办法!彭墨一笑,他既然有了了主意自己也不反驳,就由着他去做,赵仕确实也该受些教训,或许自己钝刀割肉的办法太过优柔了?“马即尔你打算怎么处理?”“蛀虫也有蛀虫的用法,他身为朝官,食君禄为君忧,自然该做些造福百姓的事情?”那些贪银若是用在灾后重建上定是极好的。

“你就不担心马即尔猜疑彭昊的口谕?”金修宸好笑问,彭昊的口谕可是经不起推敲的。

彭墨笑了笑。

“马即尔看过那封信后哪里还有心思去考虑口谕的真假?他只会庆幸这个时候皇上能把如此隐秘的事情交给他去处理,他也只会想怎么能把差事办好,在皇上心中留下好印象。

”金修宸听着点头,说的很对!她总是把事情考虑的周全。

“况且,时间紧迫他根本没有时间去考虑,待到心有疑惑的时候,洪灾也就发生了,他歪打误撞又得了一件丰功伟绩,高兴还来不及,怎么还回去追根究底?”“原来墨儿早已经把一切都算好了,所以才会在昨日进宫诉梦!”金修宸托着腮,饶有兴致的看着彭墨,到这个时候他已经确定了明日双霞镇一定会发生洪灾。

彭墨不动声色的看着金修宸,微微凑近他,嘴角含了一抹笑,一双水眸睨着他,悠悠问道:“殿下后悔喜欢我这种阴谋诡谲的人了吗?”

版权声明:

本网仅为发布的内容提供存储空间,不对发表、转载的内容提供任何形式的保证。凡本网注明“来源:XXX网络”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著作权归作者所有,商业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非商业转载请注明出处。

我们尊重并感谢每一位作者,均已注明文章来源和作者。如因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及时与我们联系,联系邮箱:service@qeerd.com,投稿邮箱:tougao@qeerd.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