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大时代网

联系我们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您的位置:首页 > 健康 > 养生 > 故事:我不停在想,我在他眼里究竟是个什么角色?妻子?

故事:我不停在想,我在他眼里究竟是个什么角色?妻子?

2018-08-10 来源:泓魁情书  浏览:    关键词:
摘要:故事:我不停在想,我在他眼里究竟是个什么角色?妻子?杨杨突然觉得现在的乔彬的言行举止有点像郭铭志。见沉默的杨杨一脸凝重,景菲儿轻叹,“算了,不说他俩口子的事了。杨杨,乔彬什么时候身份下降,成为你的邻居了?”杨杨不愿继续这个话题,下床翻出包里给景菲儿买的药,“菲儿,这药不能自己在家吃吧?”景菲儿的目光落到药盒上,“死不了人。”杨杨使劲打景菲儿一巴掌,“说什么呢。”景菲儿是真困了,连打几个哈欠,“你若不放心,就搬来和我一起住。”杨杨扳过景菲儿的肩,两人面对面,“还是去医院吧。”景菲儿推开杨杨,“好脾气的男人们

故事:我不停在想,我在他眼里究竟是个什么角色?妻子?杨杨突然觉得现在的乔彬的言行举止有点像郭铭志。

见沉默的杨杨一脸凝重,景菲儿轻叹,“算了,不说他俩口子的事了。

杨杨,乔彬什么时候身份下降,成为你的邻居了?”杨杨不愿继续这个话题,下床翻出包里给景菲儿买的药,“菲儿,这药不能自己在家吃吧?”景菲儿的目光落到药盒上,“死不了人。

”杨杨使劲打景菲儿一巴掌,“说什么呢。

”景菲儿是真困了,连打几个哈欠,“你若不放心,就搬来和我一起住。

”杨杨扳过景菲儿的肩,两人面对面,“还是去医院吧。

”景菲儿推开杨杨,“好脾气的男人们大都是不叫的狗,一旦发怒咬人狠着呢。

所以,好好和乔彬相处,尽可能的别翻脸。

”“怎么说话呢。

什么狗不狗的,话一到你嘴里怎么就这么难听啊。

”“话糙理不糙。

以我现在的精神状态,把男人说到这程度已经很给他面子了。

”“不许睡。

你还没有说你为什么执意离婚呢!”“有什么可说的,我太强他太弱,我们谁也受不了谁了呗。

”“翻来覆去就那六个字,听得我耳朵都起茧子了。

说具体点。

”“说了整整一下午话,累死了。

”景菲儿熄灯准备睡。

“我不也说一下午话吗?”“我哪能跟你比。

”景菲儿睡意朦胧。

“我们今年都26岁,有什么不一样的。

”景菲儿不作声。

杨杨探头听听她的呼吸十分均匀,好像是睡熟了,无聊地拿起手机给周薇薇发微信:睡了?过了几分钟,不见周薇薇回复,她调出手机游戏关掉声音,十指如飞玩起游戏来。

黑暗中,心里挣扎的景菲儿大睁双眼盯着窗户,她与白沫童的婚姻早就出现了问题,离婚并不是突然间做的决定,她想把自己的心摊在太阳下好好晒晒,晒干里面聚集两年的苦泪。

可是,痛苦仍像无处不在的空气,逼得她无处可躲。

她想找个人倾诉,而挚友杨杨是她最想倾诉的对象,只是,要坦白自己这几年的幸福生活全是伪装的,她有些拉不下来脸。

杨杨哪知道景菲儿心里的斗争,玩到激烈出忍不住出声,“杀死你杀死你。

”景菲儿暗叹一声翻过身,和杨杨脑袋挨着脑袋盯着手机屏幕,“手真臭。

”杨杨被吓了一跳,“你不是睡了吗?干码装神弄鬼吓唬人,不知道人吓人吓死人啊。

”“我想了想还是告诉你的了。

一来省得你天天盯着我追着问,二来给你提个醒,省的步我后尘。

”听景菲儿语调还算轻松,杨杨装作气恼“呸呸”两声,“童言无忌。

”景菲儿看向天花板,“白沫童文字功底不算太好,又不愿适应市场需求。

写的长篇小说很多,能被签下出版的很少。

用心比天高命比纸薄形容他最恰当不过。

”“你挣得比他多,他自卑?”“要只是自卑倒好了。

他享受着我的劳动成果,又看不起我的劳动。

”“你的设计业内是出了名的。

他一个非专业人士懂什么,凭什么看不起你!”“他说我眼光俗,说我的每一个设计都具有暴发户特点,张场招摇的唯恐人家不知道自己全身上下都镶着金带着银,说如果没有强大的经济基础做后盾,我的设计压根就是农民画家创作的田间水墨画。

”“农民画家......田间水墨画......。

”杨杨听傻了,“不愧是玩文字游戏的人,骂人都不带一个脏字。

”“这说辞还是结婚第一年说的。

这两年他更变本加厉,怎么说呢,他就像是穿越到现代社会中的古代人,不止看不惯这个社会还看不惯我。

我所有的想法他都不屑,我正常的社交活动在他眼里都是龌龊的,不健康的。

我不知道怎么做才能让他说对,不知道他想让我变成什么样?”杨杨心疼地搂住景菲儿的肩膀,“傻丫头,为什么不早点说出来,自己憋在心里多难受。

”景菲儿悲伤到极点早已无泪可流,“他一边心安理得享受我挣得银子,一边唾弃贬低我的努力。

离婚前的那个月,我不停在想,我在他眼里究竟是个什么角色?妻子?我自认为不是,如果他把我当成自己的另一半,绝不会随意侮辱我的人格。

性伙伴?也不完全是,有时候他宁可自己操自己也不愿意和我做爱。

后来我想明白了,我就是他的挣钱工具,是他保持高品质生活的经济来源地,他心安理得穿着他不屑一顾的名牌,吃着他唾弃的有机食品,享受着拥有一个金领老婆的体面称谓。

多悲哀!”杨杨泪流满面,“景菲儿,别说了。

”景菲儿悲凉一笑,“公休那阵子我不停在想,我不惜改变自己争取而来的爱情真是爱情吗?我对他、他对我真有爱过那一瞬间吗?”本文图片来源于网络,与本文无关,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版权声明:

本网仅为发布的内容提供存储空间,不对发表、转载的内容提供任何形式的保证。凡本网注明“来源:XXX网络”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著作权归作者所有,商业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非商业转载请注明出处。

我们尊重并感谢每一位作者,均已注明文章来源和作者。如因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及时与我们联系,联系邮箱:service@qeerd.com,投稿邮箱:tougao@qeerd.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