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大时代网

联系我们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您的位置:首页 > 健康 > 寻医 > 三本撕心裂肺虐恋情深文:以后别再假装坚强,也别再想着把我推开

三本撕心裂肺虐恋情深文:以后别再假装坚强,也别再想着把我推开

2019-01-17 来源:我是只老书虫  浏览:    关键词:

三本撕心裂肺虐爱情深文:以后别再伪装刚强,也别再想着把我推开三本撕心裂肺虐爱情深文:三年后,只为复仇,她霸气回归运筹帷幄1.《妻逢对手:乖,叫老公!》当她哭着揪着他去民政局注销结婚,从此她就在陆太太这条路上越走越远。

只因一时的酒醉神迷,她就搭上了自己的一辈子,但,此生不悔。

他强势、霸道,步步紧逼;她逃避、伪装,诈骗自己。

直到风雨过后,她看清自己的心,才惊觉自己居然曾经爱的这么深……“以后别再伪装刚强了,也别再想着把我推开。

”他顿了顿,低沉的嗓音说出的是世界上最美的情话,“苏念,我爱你。

”“苏念,浅浅到底是你的表姐,你能不能不要这么狠毒。

”电话的另外一头,沈粦合理着郁浅的面经验苏念。

郁浅自得的笑容着,眼中满是胜利的光辉。

陆屿深轻咳一声,声音冰冷地吐出一个字儿:“滚!”沈粦愣了一下,他没有想到接电话的居然不是苏念,而陆屿深的这一个滚字,则深深地刺激到了他作为男人的自尊。

精确点儿说,沈粦是不能够接受自己刚把苏念甩了,苏念就和另外一个男人在一同的事实。

“你是谁?”沈粦迫切的想要知道到底是谁和苏念在一同,“让苏念接电话。

”陆屿深瞥了眼固然睡得香甜,但几有些不太安稳的女人,不咸不淡地吐出一句:“她睡着了。

”睡着了?不说还好,一说沈粦彻底炸了:“这个不要脸的女人,刚分手就和野男人在外面鬼混,呵呵,不对,说不定没分手的时分就曾经鬼混了,怎样样,荡妇的滋味不错是不是,我通知你……”不等沈粦说完,黑眸早已染上骇人怒意和冷意的陆屿深将手机直接挂断,关机,往车后座一扔。

沈粦盯着蜷缩在车座椅上的女人看了一会儿,或许是由于不时蜷缩着,觉得有些不温馨的苏念挪了挪身体。

“你到是睡得温馨啊!”不知怎样的,一想到刚才那个叫沈粦的男人曾经是苏念的男朋友,陆屿深就有一种说不出的焦躁与怒意。

沈粦身体倾了过去,女人柔软粉嫩的唇瓣儿近在天涯。

也不知是觉得到有人靠近,还是由于蜷缩的姿势真实是太过难受了,苏念幽幽地睁开了眼睛:“唔……”男人忽然贴上来的薄唇,让原本就由于醉酒思想有些愚钝的苏念,一瞬间大脑空白。

2.《独医无二:侯爷,请排队》三年前,她是神医,妙手回春。

三年后,她是门主,指点江山。

三年前,她十四,他二十,她,艳如骄阳。

他,高高在上。

她倾尽一切,只为他夺得天下。

而他却在封为太子之夜与她人互许今生!她,被害入狱,姐妹坠崖,哥哥残废!而他却任由他的女人给她喂下绝情之毒!三年后,只为复仇,她霸气回归,她运筹帷幄。

而他登基为帝!他温柔看她:“我为皇,你为后,可好!”她五体投地:“不可能!”“等等,美人侯爷你说什么?‘恋我多时,愿为奴为仆!’”什么?冷血神医也要以身相许!九歌仰天长啸:“拒绝,拒绝,我拒绝……”作者标签: 江湖恩怨 虐爱情深 神医春天一到,整个京城都掩盖在一片花香之中,特别是贵人家的后花园,莺歌燕草,花红柳绿,争奇斗艳,好不繁华。

将军府内,一个身着粉色绣蝴蝶花纹锦裙大约十岁出头的美丽小小少女手中拿着小风车紧紧的追着前面不远处身穿大红色绣花锦裙的小女孩儿。

“姐姐,追我啊,快来追我啊!”九歌跑得更快了些,脸上笑意盎然,美艳若初升之日,竟觉得连那一院的花儿都失了颜色。

“哼,不过是个贱人生的贱种,还以为进了将军府就真当自己是大小姐了!”后花园的亭子里一中年美妇眼中含着狠毒,远远的瞪着九歌的方向,启齿骂道。

对面还一个美妇人,怀中抱着一个五六岁的小男孩,也不屑的撇撇嘴道,“不过是个青楼妓子生的贱丫头而已,没想到她那个长相丑陋的娘,竟还能生出这么个狐狸精来!“我倒要看看,她们能自得到几时!”“娘亲莫要生气,一个小丫头而已,能成什么气候!再说了,除了苗儿那丫头,可也没有谁把她放在眼里过。

”旁边一个看起来十二三岁的少年抬起头来,脸上带着与年龄不符的狠厉,瞪了一眼九歌,邪气十足的长相很是俊美,只是那孩童的声音竟无故端让人升起一阵阴冷的觉得!“哼,那倒也是!”美妇人紧抿着嘴,眼中一闪而逝的恨。

“瑾瑜,这小丫头是谁,我倒是从未见过,长得甚是美观!”后花园的入口处,一身着浅绿色华服约莫有十四五岁的俊秀少年领着一个年岁相仿身着紫色绣花锦袍少年,由远处踏步而来!3.《谋女惊华:盟主过来暖个榻》身负灭门家仇的醉风楼主,实为苏家遗女,她满心只需复仇大计机关算尽,却发现朝廷她斗得过,江湖却摆不平常,命运却偏偏布置她遇见了遭到遗弃的武林盟主之子苏柳,助她斗皇权、平江湖,最终花楼权倾朝野、苏柳称霸武林,二人联手捉出灭门凶手,告慰苏家之灵,后终成眷属,至此皇权与江湖得安定,天下人得安。

作者标签: 虐爱情深 宫廷斗争 江湖恩怨苏柳听后泯然一笑,转过头来对一旁持着黑金纹龙剑的娇小少女说道:“小姑娘,这把黑金纹龙剑已跟随我十余年,怎样却成了花楼姑娘之物?而我……亦不曾记得我有签过卖身契……”“我叫,苏离。

”说罢,苏离提着黑金纹龙剑径直走到窗边的苏柳面前,站直了腰板,固然依旧是身体矮小,不及苏柳齐腰高,苏离抬起头望着苏柳大声用娃娃音喊道:“苏柳,你当真不记得了?你也不认识我了?”“不记得,不认识。

”苏柳被眼前的苏离大声质问的有些疑惑,可是自己却是真的不记得有见过眼前的这位身体矮小的少女。

“你!”苏离挥起手中的黑金纹龙剑便刺向苏柳,一招一式竟与苏柳的剑法一模一样,苏柳顿时生疑,蹬地飞身跃过苏离,跳到了花楼身前。

“花楼姑娘,为何苏离小姑娘如此生气?我们当真认识?我和这黑金纹龙剑,又是当真都……都属于你?”苏柳看苏离的神色与剑法都不像是在作弄于他,便想一问花楼。

“是。

”花楼竟启齿说话,声音如她的曲乐普通令人陶醉,恍惚间苏柳觉得自己有一丝晕眩的觉得。

此刻苏离转过身来,将黑金纹龙剑扔给了苏柳,双手叉腰,不忿道:“往常你置信了吧?你总该置信花楼大人的话吧!”苏柳不想质疑花楼的话,可他却也真实难以置信眼前这突如其来的变故。

版权声明:

本网仅为发布的内容提供存储空间,不对发表、转载的内容提供任何形式的保证。凡本网注明“来源:XXX网络”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著作权归作者所有,商业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非商业转载请注明出处。

我们尊重并感谢每一位作者,均已注明文章来源和作者。如因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及时与我们联系,联系邮箱:service@qeerd.com,投稿邮箱:tougao@qeerd.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