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大时代网

联系我们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您的位置:首页 > 健康 > 养生 > 被最要好的朋友检举,后来还不计前嫌地帮助,这是真友谊

被最要好的朋友检举,后来还不计前嫌地帮助,这是真友谊

2019-01-13 来源:七色果冻故事屋  浏览:    关键词:

我从老人的眼光中看到了他内心的真诚和痛楚,几年来在我心头淤积的仇恨,顿时被化解得云消雾散。

没有朋友的人生是不可思议的,“朋友多了路好走”的道理真实粗浅易懂,放之四海而皆准,于我自然不能例外。

“上山下乡”那会,我有一个最要好的朋友叫肖卫,我与他在学校读书坐同一张桌子,下放劳动又在同一个学生班,两人的兴味、喜好、性格都相差无几,两人形影不离,当地的老农说我们是同穿一条裤子,我们以至在一张傻气十足的合影上题上“密切无间”的字样。

锤炼我们的大熔炉,是江西中部一个远离闹市的深山老林。

“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扎根乡村一辈子!”是当时在学问青年中运用率最高的反动口号。

固然没有人不在做着分开乡村的美梦,但在公收场所的言谈和有案可查的文字中,只需傻瓜才会留下与反动口号相违犯的凭据。

可是我与肖卫之间则没有这么多的警戒,我们无话不谈,由于我们是密切无间的朋友。

1975年的冬天,我们迎来了改动人生轨迹的大好机遇——征兵。

我与肖卫都激动不已,报名、体检,双双神往着远大的前程。

体检报告出来后,我欣喜若狂,肖卫则适得其反,他因血压稍稍偏高而未能经过。

我穿上了梦寐以求的绿军装。

我怎样也没想到,我的当兵梦就在第一天破灭了,县武装部来人收回了我只穿了一天还不太合身的绿军装,他们通知我:“有人检举,你从军的动机不纯,你为了逃避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我懵然了,如坠万丈深渊。

我是不想在那深山老林里呆一辈子,我也流露过这类思想,可我只在私自里对肖卫说过,他是我的好朋友啊……后来证明,检举我的的确是肖卫,他以为把我拉下来,他就能顶上去,但是那一年冬天他未能如愿。

我当时以为,作为友谊的基础——诚实和信任已不复存在,朋友也就没有再做下去的必要了。

我那时真实没有办法不与肖卫反友为仇。

肖卫是在第二年冬天圆了他的当兵梦的,但是我不能,我在这时曾经超越了服兵役的年龄。

在他衣着绿军装、戴着大红花被人敲锣打鼓、切肤之痛地送上接兵车的时分,我仍在深山老林里用繁重劳动改造着自己的思想。

直到肖卫退伍的那年,我才分开乡村,在一家极小极破的水泥厂做着炉前工。

这时的肖卫已在部队里当了3年兵。

但是,不知什么缘由,他在行将退伍之时患了肉体团结症,死活不肯退伍,并常常提到我的名字。

部队为处置好这一特殊状况想了很多办法,最后只好与他父母联络,要他们派人去接,并说至少有一名他最信得过的人,由于只需这样的人才干对肖卫产生影响。

我没有想到,肖卫的父母选中了我——一个对他们的儿子耿耿于怀的人。

当肖卫的父亲到水泥厂把我叫出来的时分,我不知道他想干什么,但又本能地做着最坏的打算。

老人把他儿子在部队的状况通知我,然后说:“我知道肖卫伤害过你,我们全家都为此感到很内疚,感到对不起你。

但是,我们又知道,你是肖卫最好的最值得信任的朋友,他内心有愧于你,怕回来无脸见你,所以,我们想,只需你去接他,他才肯回来。

你……能不能……帮我们这个忙?”老人说完,带着苦涩的笑容诚恳地看着我,等候我给他的回话。

我从老人的眼光中看到了他内心的真诚和痛楚,我不是一个擅长记仇的人,几年来在我心头淤积的仇恨顿时被化解得云消雾散。

老人是从省里下放来的抗日老干部,17岁就参与了反动,他能来找我辅佐,就阐明他们对我的信任,依然把我看成他儿子的朋友,对我来说,有了这些就足够了。

被朋友绊倒一回又算得了什么,有什么可计较的呢!我没有一点勇气没有任何托辞拒绝老人的央求,我允许了他,并当日向厂里请了假,与老人一道去了肖卫的部队。

事实证明要我去接肖卫的决议是正确的。

那一段时间,肖卫的心情特别不好,谁的话都不听,连见到父亲也不当一回事。

但是见到我他就像换了一个人,惊疑的表情在他脸上一闪即逝,立刻大喜过望地高叫着我的名字朝我跑来,用力地与我握手、热情地和我拥抱,然后互拍肩膀,互致问候,似乎两人之间从未有过任何隔阂,他也不像一个肉体团结症患者,我与他好似回到了从前,依然情同兄弟。

他连连说:“感激你来部队看我!”我也说:“我早就想来看你!”人就这么怪,我在说这句假话的时分,却真诚地流下了眼泪。

当天晚上,我与肖卫睡一个房间,少不了一番长谈。

他专拣欢乐话题,我尽谈高兴往事。

似乎瓜熟蒂落,友谊的力气显出了神奇的效果,第二天,肖卫愿意退伍了,部队首长也很快乐,特意为他开了欢送会。

退伍后的肖卫被分配在粮食局工作,我依然作为他的好朋友与他经常往来。

他的病情经过治疗也有了明显的好转。

他父亲为了感激我,曾问我有什么请求要他辅佐处置。

那时我还在水泥厂干着苦力,他是个老干部,帮我调个工作的才干还是有的。

但是我说:“谢谢您肖伯,我没有什么请求,只需能得到你们的信任,我就满足了。

”当初我没有图报的动机,事后为什么要在友谊之外附加别的请求呢?

版权声明:

本网仅为发布的内容提供存储空间,不对发表、转载的内容提供任何形式的保证。凡本网注明“来源:XXX网络”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著作权归作者所有,商业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非商业转载请注明出处。

我们尊重并感谢每一位作者,均已注明文章来源和作者。如因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及时与我们联系,联系邮箱:service@qeerd.com,投稿邮箱:tougao@qeerd.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