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大时代网

联系我们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您的位置:首页 > 健康 > 美食 > 《琉书玦》凡我神界之物,一旦认主,自己就会回来

《琉书玦》凡我神界之物,一旦认主,自己就会回来

2018-09-13 来源:谁可以陪你一辈子  浏览:    关键词:
摘要:苏笑懵懵懂懂的点点头,继续追问:“瞧着你与天君相识,莫非真是神界之人?”玉华只是笑笑不说话,经历了先前那些事,想瞒怕是不行了,而且也无必要。苏笑突然跳到玉华跟前,激动地说:“还真是啊!”“不过是闲散的仙人。”玉华没有同苏笑说神尊,怕是在苏笑地脑子里所有地神仙都是一类,没有阶品之分。“哇!我真是不虚此行啊!先前碰着地苍术,婉言,天君,医圣……啧啧啧!这经历圆满了。”苏笑有些魔怔了,这些仙人怎的都让自己给碰上了。路上天色已经黑了下来,两人就这样并肩慢慢地走着,玉华见苏笑鼻子被冻得通红,手中变幻出了一件斗篷,拉

苏笑懵懵懂懂的点点头,继续追问:“瞧着你与天君相识,莫非真是神界之人?”玉华只是笑笑不说话,经历了先前那些事,想瞒怕是不行了,而且也无必要。

苏笑突然跳到玉华跟前,激动地说:“还真是啊!”“不过是闲散的仙人。

”玉华没有同苏笑说神尊,怕是在苏笑地脑子里所有地神仙都是一类,没有阶品之分。

“哇!我真是不虚此行啊!先前碰着地苍术,婉言,天君,医圣……啧啧啧!这经历圆满了。

”苏笑有些魔怔了,这些仙人怎的都让自己给碰上了。

路上天色已经黑了下来,两人就这样并肩慢慢地走着,玉华见苏笑鼻子被冻得通红,手中变幻出了一件斗篷,拉住苏笑的手,走至苏笑面前,放开手,将自己的手伸向苏笑的身后,将斗篷披在了苏笑的身上,从远处看像极了二人相拥的场景。

玉华离得很近,淡淡得青莲香在苏笑得鼻子下游走,很好闻,不似花香那般甜腻,却又让人心旷神怡,苏笑抬起头,此时整整高了自己一个头的玉华正一脸认真得将斗篷的系带系好,男人高大的模样,越发显得女儿家的娇小玲珑,那张放大的俊颜,让苏笑又看得入了神。

系好斗篷,玉华得声音在耳边传来:“上次给你的步摇为何不带?”“太贵重了,就收起来了。

”苏笑点点头,只见玉华的手伸向了自己的腰际,将外袍微微挑起,便将挂在腰上的乾坤袋取了下来。

玉华打开乾坤袋,将里头的芈圣簪拿了出来,不由分说地拉过苏笑,为她戴上。

做完后又义正言辞地说:“切记,往后不可摘下来。

““为什么?听婉言说这东西可遇不可求,万一丢了怎么办。

”苏笑作势要将芈圣簪取下,手刚伸上去就被玉华握在了掌心。

玉华好听的声音再次传来:“想必婉言也说了这是神界之物,既是神界之物怎会如此轻易失踪。

”玉华将苏笑头上地芈圣簪扶正,莫了又言:“凡我神界之物,一旦认主,即使是他日不知所踪,自己也能寻回来。

”苏笑听着玉华所说的话有些奇怪,明明这会儿说的是芈圣簪,但是听起来又好像不是芈圣簪的事,像是在说别的东西苏笑无奈只好答应:“那好吧。

”玉华转过身,手中依然拉着苏笑的小手没有放开,苏笑看着玉华的背影,鼻头也不知怎得有些酸涩,用手搓了搓鼻子,吸了口气。

听到身后的动静,玉华转过身,问:“怎么了,莫不是着凉了?”正打算将苏笑的手腕翻过来把脉,苏笑连忙收回手:“没事没事,你不冷么?”手中的温暖突然消失,无论是玉华还是苏笑心中都被寒气瑟缩了一下,玉华说:“还好,习惯了。

”也许习惯的不是天气地寒冷,而是这十万年地孤寂,清冷。

“嗯?”苏笑不明白玉华的意思,这回答的有些词不达意,让人摸不着头脑。

心里又想,玉华是神仙,这么冷的天,即使穿得这么少,但方才手还是暖的,想到方才两人牵手而行,脸又红了起来,心里也是甜甜的。

望着玉华的那双桃花眼,不自觉的深深的被吸了进去,突然天空中飘下了几朵雪花,雪花落在苏笑的小脸上,融化,有些凉凉的感觉让苏笑回过神。

“居然下雪了!真好看!”苏笑开心的转了几圈,随风飘扬的雪花落在了苏笑的身上,月白色的斗篷,淡粉色的纱裙。

“没见过?”玉华注视着苏笑姣好的侧脸。

“我在一个四季如春的地方长大,那里从未下过雪。

”苏笑想起了在福利院的日子,虽然并不富裕,但是有院长的呵护,还是很快乐的。

“在想什么?”玉华向苏笑走近了些,将斗篷的帽子为苏笑戴上上,以免着凉。

“想起了曾经的年少时光,我自小无父无母,是一个毫无血缘关系的人将我收养长大。

“苏笑苦笑着,又说道:”我就是想知道一个毫无干系的人尚且能做到,为何骨肉至亲之人却要狠狠撇下。

“苏笑雪白的脸颊滑过一滴晶莹的泪水,平常充满开心快乐的眼眸中饱含了伤心的泪水,长长的睫毛如羽翼一般扑闪着泪水,低垂着眼睛想要掩盖自己抑制不住的悲伤。

玉华的神色不忍,伸出一只手为苏笑拭去眼泪,苏笑感受到从玉华掌心传来的温暖如玉的体温,将玉华的手拉下,继续说着自己的故事:“收养我的是一个五十多岁的妇人,她这一生收养过许多孩子,我就是其中之一,她告诉我,我出现在她家门口时只有一个人,那时候瞧着我的模样还是个几个月大的婴儿,因为不忍心,所以暂时养着,慢慢寻找家人,可是这一找便找了很多年,是那个妇人教我读书,写字,让我去学堂上学,我当时在想,其实父母并没有这么重要,渐渐的也就放下了,可是同窗都笑我是个无父无母的野孩子,我很生气,与人打架,她告诉我,人各有命。

”玉华其实都知道,当时私自进入苏笑记忆时便已经知晓,只是现在听见由她亲口说出来,感觉更加心疼,玉华问:“后来那妇人呢?”苏笑叹了口气,说:“妇人后来是生病离开的,临去前将积蓄都交给了我,她告诉我,不可心存怨怼,这个世界上本就是为了自己而活,即便是孤身一人,也不可怨天尤人。

”苏笑想起了院长死前还拉着自己的手宽慰着自己,那种画面,也许是自己这一生回想起来都无法忘怀的,现在自己应该庆幸着,在父母抛弃自己的时候自己并没有多大的记忆。

低低地抽泣声传来,玉华并没有与他人一般上前怜香惜玉的安慰一番,而是陌陌的站在苏笑的身后承受着风雪,这夜,风雪翩然而至,红梅默默绽放,淡淡的青莲香慢慢的安抚了苏笑悲伤的情绪。

擦干眼泪,苏笑转过身恢复了往常嬉笑得模样:“玉华,你身上好香啊!”玉华抬起袖子闻了闻:“我从未用过香料。

”苏笑又凑近鼻子嗅了嗅,说:“是一股淡淡的莲香。

”正如你一般,出淤泥而不染。

玉华恍然大悟:“这莲香自小便有了,因我修习的术法是以青莲为守护神花,所以身上自带了青莲的气息也并不奇怪。

”“好吧。

那你可以教我吗?”苏笑满脸期待的看着玉华。

玉华莞尔一笑:“需要资质好的。

”说完就赶紧撇下苏笑走了。

苏笑正被玉华的笑迷得神魂颠倒,回过神时,玉华已经趁着自己不注意溜了,苏笑指着玉华的背影大喊:“你敢说我资质不佳,看姑奶奶怎么收拾你!”“此处为佛门清净之地,不可随意喧哗。

”玉华轻飘飘的声音传来,两人就这么打打闹闹地回了禅房。

往后的日子,玉华常常回想起这一夜,风雪飘扬,美人含泪,公子拭泪,也许,早已经动了情,只是不自知而已。

相比于静心庵的的清幽,皇宫里的某一处却是乱作一团。

“你说什么?那死奴才现在在宫外?”肖倾最近因为苏笑的事情脾气暴躁,这几天已经摔了许多贵重东西。

宫女跪了一地,来禀报的人正是香琴:“回娘娘,千真万确,是太后娘娘批准的。

”“既是太后娘娘恩准的本宫也不能说什么。

”“娘娘,这苏笑此时在静心庵,当时奴婢多留了个心眼儿,找人跟着,没想到,还真出了幺蛾子。

”香琴自从上次挨板子的事儿以后心里就一直记恨着苏笑,眼红着苏笑步步高升,而自己却是连个新人都比不过。

“哦?说来听听。

”肖倾来了兴趣。

“贵妃娘娘,那苏笑此时正在宫外头与男人私会。

”香琴是走进了低声在肖倾耳边说的。

肖倾看向香琴:“此事千真万确?”“错不了,下午黄昏时分传来的消息。

”“本宫倒要看看,那死丫头这次还怎么狡辩,宫女在外与人私通的罪名,够她掉脑袋的了。

”肖倾与香琴都露出了阴狠的表情。

“找方法给皇上透露那丫头遇刺的消息,我就不信了,还治不了一个黄毛丫头。

”“是。

”接到消息的人一步步慢慢地传到了正阳宫。

“你再说一遍,什么叫苏姑娘在静心庵遇刺了?”慕容衍抓着一个小太监的衣领,怒极。

“奴……奴才也不知,是静心庵那边传来的,说……说是有位年轻姑娘昨儿夜里遭遇了黑衣人,险些丧命。

”龙颜大怒已将一群奴才吓的不敢起身了,跪在地上哆哆嗦嗦的。

“不行,朕要去瞧瞧。

”“皇上万万不可啊,应以国事为重。

”此时正是上早朝的时候,林荃一定要拦住慕容衍,不然不止是慕容衍,就连苏笑也会被那帮大臣胡乱扣上罪名,林荃朝手底下的小太监使了个颜色,小太监立马便去向太后娘娘班茗通风报信去了。

“朕不能放任不管,万一她真的受伤了怎么办!”苏笑曾今救过慕容衍一命,在几番相处下来,慕容衍对苏笑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

林荃拦了许久,慕容衍依旧听不进去,吵着嚷着要出宫。

“阿衍,不可冲动行事!”门外传来了班茗的声音。

“母后,儿臣是担心……”“哀家知道,哀家何尝不忧心,只是你应以国家大事为重,你放心,哀家已经派了人过去打探,一有消息便会立即来报。

”“可是……”慕容衍还想说什么,却被班茗打断了:”上朝去。

”慕容衍向来孝敬,自然不敢违背自己的母亲,最后还是穿了朝服去上早朝。

静心庵内的苏笑并不知道宫里的人正为了自己而着急,昨夜的雪夜使得今日一早便处处都是白雪茫茫。

“哎呀!这白雪皑皑的一片看着就是舒服~”苏笑走出房门伸了个懒腰,打了个哈欠。

“苏姑娘。

”慈心好路过,见着苏笑便上前打了个招呼。

“慈心师傅,你们这是做什么去?”苏笑见慈安一行人手中拿着工具便出声问道。

“过几日便是花灯节,必定会有许多信客上门,这不,昨夜风雪有些大,几处房屋年久失修,贫尼正打算去瞧瞧。

”“不如我帮你们吧!”苏笑现在心情极佳,有些无聊,静心庵又是清净之地,正愁找不着地方消遣。

“这恐怕不妥,苏姑娘乃是客,怎可让客居之人干此等粗活。

”“不碍事不碍事,反正也是闲来无事,正好帮帮忙,也不至于天天白吃白喝的,这样我心里会过意不去的。

”苏笑说着话已经从小姑子的手上抢过了工具箱,正巧瞧见了玉华出来,冲着对面的玉华亮了一嗓子:“玉华兄,一起吗?”玉华只是点了点头,迈开步子朝苏笑走来,雪地的白色将玉华衬得更加清冷高贵,拂袖之间,淡淡的青莲香在空中飘散,再配上那俊逸非凡的容貌,真真是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

苏笑拉过玉华,嘀咕着:“就知道勾引年轻小姑娘。

”玉华的嗓子传出低低的笑声,说:“那可有勾引到笑笑?”“我这么正直,怎么可能?”苏笑轻咳一声有些不好意思,暗自懊恼自己为什么是个颜控,真是坏事,老是被玉华的那副绝世容貌给唬住。

“真的吗?”玉华故意又凑近了些,完了还用手摸摸自己的脸:“看来这副容貌不太行啊!”苏笑一把推开玉华,喊道:“你个臭不要脸的家伙!“看着苏笑跑远的背影,玉华摇摇头失笑。

“玉华,你说你活也不干,坐在那儿喝茶几个意思,啊?”苏笑蹲在房顶上看着底下坐在石凳上悠闲泡茶的玉华满脸气愤。

“是你答应了慈安,我可没有。

”“你明明冲人家点头了!”“笑笑,那只是招呼性的点头。

”玉华语重心长的说道。

版权声明:

本网仅为发布的内容提供存储空间,不对发表、转载的内容提供任何形式的保证。凡本网注明“来源:XXX网络”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著作权归作者所有,商业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非商业转载请注明出处。

我们尊重并感谢每一位作者,均已注明文章来源和作者。如因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及时与我们联系,联系邮箱:service@qeerd.com,投稿邮箱:tougao@qeerd.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