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大时代网

联系我们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您的位置:首页 > 游戏 > 旅游 > 美国大法官金斯伯格去世 “大法官补位战”火药味十足

美国大法官金斯伯格去世 “大法官补位战”火药味十足

2020-09-27 来源:中国新闻网  浏览:    关键词:

在西方司法领域,常常会出现这样一个形象:一位蒙着眼睛的女神,一手拿着宝剑,一手举着天平。这个女神名叫朱蒂提亚,是古罗马的正义之神。

本周,随着美国司法界一位德高望重的女法官的去世,围绕着谁来继承空缺的大法官职位,美国的自由派和保守派势力争论不休,“大法官补位战”的火药味十足。

美国司法界的天平会因此而发生倾斜吗?

当地时间9月18日,美国联邦最高法院在一份声明中宣布,大法官金斯伯格因胰腺癌引起并发症,在其位于华盛顿特区的家中去世,享年87岁。

连日来,在最高法院门前,不分昼夜,前来缅怀金斯伯格的人络绎不绝。

在华尔街,象征着给予女性平等工作和晋升机会的“无畏女孩”被戴上了金斯伯格生前最爱的蕾丝项圈。

美国民众: 我们感觉就像失去了一位家人。回忆起多年来,我们所了解到的关于她的事迹,有纪录片也有电影。这个周末对我们来说非常伤感,对我们来说非常重要的是带着孩子来到这里,重温她的事迹。

美国联邦最高法院是美国最高级别的司法机构,常设有1名首席大法官和8名大法官,根据断案风格,常被外界分为立场偏左的自由派大法官和立场偏右的保守派大法官。大法官的主要职责是对涉及宪法层面的联邦级别的重大案件进行解读和判决,而案件的判决最终由投票表决的方式完成。

《纽约时报》评论称,在金斯伯格长达60年的法律生涯中,27年担任最高法院的大法官,作为一名自由派法官,金斯伯格为性别平等,尤其是为女性平权做出了不可替代的贡献。

1933年,金斯伯格出生在纽约市布鲁克林区的一户犹太移民家庭。1956年,从康奈尔大学本科毕业后,进入哈佛法学院。

金斯伯格(资料):在超过500人的班级中,成为仅有的9名女性是一种怎样的体验。你时常会觉得自己在班级中十分显眼,当你在课堂上被点名时,你就会担心,如果自己表现不佳,你丢的不只是自己的脸也是丢全体女性的脸,你也时常因为四周向你投射来的目光,而感到浑身不自在。

由于成绩异常优秀,金斯伯格成为了知名的学术期刊《哈佛法律评论》中唯一的女编辑。当时,金斯伯格的女儿刚出生不久,同在哈佛法学院就读的丈夫身体欠佳,时常需要人照顾。金斯伯格将学业与家庭安排的井井有条。后来的她表示,家庭不但没有成为她的拖累,反而让她从中获得了更大的动力。

以优异的成绩毕业后,金斯伯格惊讶的发现,整个东海岸竟然没有一家律所愿意聘用她。

哈佛法学院校友 米勒:两个哈佛的同学都去找了负责招聘的合伙人,对他们说,我们有一名曾在《哈佛法律评论》任职的同学。我们觉得这是一块分量十足的敲门砖,我们认为律所一定会雇佣她,但当我开始用上“她”这个代词时,那名高级合伙人意味深长地看着我说:“年轻人 你似乎搞不清楚状况,这间律所不雇佣女人”。

当时的美国,正经历战后繁荣,“快乐的家庭主妇”成为当时“美国妇女”的典型形象。

法国女权运动奠基人波伏娃注意到,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前最后一次人口普查,18到60岁的女性中,法国42%工作,英国26.9%工作,美国只有17.7%女性工作。

“对大多数劳动者来说,工作是一种讨厌的徭役。工作使女人没有得到社会尊严。”——波伏娃

尽管获得了哈佛法学院院长萨克斯的强力推荐,但仅仅因为是女性,金斯伯格随后申请最高法院书记官(clerk)的职位也以失败告终。最后,金斯伯格选择在罗格斯法学院(Rutgers Law School)教书,并开设了“性别与法律”这门新课程。金斯伯格注意到,1970年,大部分州的法律规定,雇主可以以怀孕为由合法地解雇孕妇,对女性严重不公。

上个世纪70年代,随着黑人民权运动的开展,女性平权运动也风起云涌。

1973年,弗朗蒂罗成为了美国空军历史上第一名女少尉,但很快她发现,自己的收入不仅远少于同级别的男性,而且仅仅因为是女性,不能得到军队提供的住房补贴。

金斯伯格(资料):尊敬的首席大法官,请允许我在庭上做出如下表述:今日的女性,正遭受来自职场的歧视。相对于少数族群,女性所受到的其实更普遍 ,但却难以察觉。对性别的区别对待,暗示着不平等的评价体系。为请求法院判定性别不足以成为评判标准。我们以萨拉·格里姆克在1837年发表的陈述来表达坚定的立场。作为著名的黑人废奴主义者,男女平权的倡议者,她说:我不求女性能获得额外的好处,我所求的仅是让男人们把他们的脚从我们的脖子上挪开。

最终,案件获得了胜利。在70年代金斯伯格接手的300多件涉及性别歧视的案件中,最终有6件将被移交联邦最高法院,其中5件获胜。

1993年,在希拉里的引荐下,金斯伯格被克林顿总统提名为联邦最高法院大法官。而时任美国参议院司法委员会主席的拜登主持了金斯伯格的任命听证会。最终,金斯伯格获得了参院97比3的压倒性支持。

在担任最高法院大法官期间,金斯伯格敢于作为少数派,对判决提出异议。在涉及选举权的《谢尔比案》、以及涉及生育权的《伯韦尔案》等等的案件中,金斯伯格认为判决结果没能让权利适用于所有人,便直言不讳地对判决书提出了异议。

一句“我提出异议”(I dissent),让敢于逆风而行的金斯伯格成为了美国民众,尤其是年轻群体心目中的偶像。由于金斯伯格的全名缩写“R.B.G.”与同样来自于纽约布鲁克林区的说唱歌手、有着“声名狼藉先生”(Notorious BIG)外号的华莱士相似,久而久之,金斯伯格被冠上了BIG的外号,被粉丝们爱称为“声名狼藉的R.B.G.”。古稀之年的RBG每一次在最高法院的异议,都能在社交媒体上引领一股潮流旋风。

虽是健身达人,但多年来金斯伯格健康状况却一直堪忧。1999 年,金斯伯格被诊断为直肠癌,先后接受了多次手术和化疗。2017年,金斯伯格又被确诊患上了胰腺癌,近20年来,一直在与癌症抗争。

由于美国大法官是终身制,且只能由在任美国总统提名,2018年,曾有人建议已经85岁高龄的金斯伯格早些退休,好让时任总统奥巴马可以再提名一位自由派大法官,以保住自由派在最高法院的势力。但却早到了金斯伯格的拒绝。

金斯伯格(资料):我会一直坚守岗位,只要我还能全力以赴。当我无力继续时,那就到了该我让位的时候了。

就在金斯伯格去世的次日,美国总统特朗普便公开表示将提名一名女性保守派候选人来填补金斯伯格的空位,并要求负责相关事宜的美国参议院全速加快任命流程。此举立即遭到了民主党人的强烈反对。民主党人认为,在美国大选仅剩下一个多月时匆忙挑选替代金斯伯格的人选,这样做并不合适,且缺乏可操作性。

9月26日,美国东部时间下午5时,特朗普总统在白宫正式宣布了他的最高法院大法官提名。艾米·科尼·巴雷特正式获得提名成为最高法院下一任大法官。根据美国宪法,最高法院的大法官由总统提名,随后参议院召开听证会,最后经100名参议员投票后,获得过半数投票的提名者将获得总统的最终任命。自特朗普上台以来,已连续任命了两位保守派人士出任最高法院的大法官。

目前在9位大法官中,除去金斯伯格,5名大法官的立场倾向保守派,3名大法官倾向于自由派。美国全国广播公司认为,当前的局面已经对自由派非常不利,倘若特朗普再任命一位保守派大法官,将对美国未来的政治格局将全面“向右转”。

尽管根据美国三权分立的政体原则,大法官的立场需要保持中立,严格依据美国宪法精神判案,不能够带有政治倾向,然而在现实中,这一理想极难实现。通常来说,民主党总统只会提名履历倾向于自由的大法官,而共和党总统只会提名保守派大法官。

提名任命美国联邦最高法院的大法官一直以来都被是为美国总统重要的政治遗产。美国分析人士一致认为,从目前来看,由于共和党在参院内人数占优,无论民主党人如何反对,都难以阻止特朗普再次提名联邦最高法院大法官。

美国总统 特朗普:当你掌控着参议院,意味着你拥有足够的票数,你想干什么都行。

9月20日,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拜登无奈地向共和党人发出请求:在替补大法官金斯伯格的席位上遵从良知。

然而,这样的请求不但没有效力,在参议院多数党领袖麦康奈尔在金斯伯格逝世的消息传出仅两小时后,便向参议院内的共和党议员群发通知,要求共和党人团结一致,迅速通过特朗普的提名人选。

讽刺的是,在2016年3月,距离当年的总统大选还剩7个多月的时间,时任美国总统提名自由派人士加兰德接替病亡的保守派大法官斯卡利亚。遭到参议员内共和党人的强烈阻挠。执掌参议员的麦康奈尔以进入大选年为由,拒绝为加兰德的召开参院听证会。最终,奥巴马任命加兰德失败。2017年,特朗普在共和党人的支持下,成功提名戈萨奇填补了斯卡利亚的空位。还有资深共和党参议员曾郑重表示,共和党人绝不会在选举年为大法官的任命投票。

对此,参议院少数派领袖、民主党人舒默批评共和党人虚伪无比,强烈谴责共和党人在大法官问题上执行“双重标准”。

版权声明:

本网仅为发布的内容提供存储空间,不对发表、转载的内容提供任何形式的保证。凡本网注明“来源:XXX网络”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著作权归作者所有,商业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非商业转载请注明出处。

我们尊重并感谢每一位作者,均已注明文章来源和作者。如因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及时与我们联系,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投稿邮箱:[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