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大时代网

联系我们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您的位置:首页 > 游戏 > 旅游 > 说实话,我倒巴不得马上打一仗,给爷爷你出一口恶气!

说实话,我倒巴不得马上打一仗,给爷爷你出一口恶气!

2018-08-10 来源:笑着看看你  浏览:    关键词:
摘要:说实话,我倒巴不得马上打一仗,给爷爷你出一口恶气!干掉这队缅兵,又打空了一个弹箱,于忠州只能再次更换弹箱。 与此同时,从其他方向又赶过來几个果敢共和军,他们的岗哨被击破之后只能仓皇撤退。 让庞劲东感到欣慰的是,于忠州的这帮手下训练有素,尽管突然遭遇对方的猛烈进攻,却沒有乱了方寸,而是马上找到指挥官重组防线。 高射机枪周围就是一个简易阵地,堆放着大量的弹药,短时间内固守还沒什么问題。 庞劲东现在唯一的希望,是远处的友军听到枪声,赶快过來支援。 如果沒有增援,庞劲东觉得自己今天就要交代在这了,缅兵人数太多,就

说实话,我倒巴不得马上打一仗,给爷爷你出一口恶气!干掉这队缅兵,又打空了一个弹箱,于忠州只能再次更换弹箱。

与此同时,从其他方向又赶过來几个果敢共和军,他们的岗哨被击破之后只能仓皇撤退。

让庞劲东感到欣慰的是,于忠州的这帮手下训练有素,尽管突然遭遇对方的猛烈进攻,却沒有乱了方寸,而是马上找到指挥官重组防线。

高射机枪周围就是一个简易阵地,堆放着大量的弹药,短时间内固守还沒什么问題。

庞劲东现在唯一的希望,是远处的友军听到枪声,赶快过來支援。

如果沒有增援,庞劲东觉得自己今天就要交代在这了,缅兵人数太多,就算人海战术也能把自己淹死。

自己不是超人,也不是美国队长,沒有超能力对付这么多敌人。

这一次下來视察,庞劲东不但沒有带随从,也沒有带任何人。

突然之间,庞劲东感到自己太疏忽大意了,原本觉得眼下相安无事,却沒想到被人家逆袭了。

缅兵偏偏就是钻了这个空子,哪怕庞劲东能带一支亲兵过來,也不至于让缅兵这么轻易的得手。

此时,向远处看过去,隐隐能看到树林和草丛中人头涌动,缅兵越聚越多,正在准备全面冲锋。

就在于忠州守卫的这片开阔地不远,驻扎着果敢共和军的一个营。

事实上,战斗刚一打响,这个营就听到了远处的枪声。

当下,果敢战争进入了一种诡异的僵持状态,双方全都摩拳擦掌恨不得致对方于死地,但已经有很长一段时间沒爆发过大规模战斗。

在这种情况下,可以想见,很多人都松懈了。

这个营长听到远处的枪声,怀疑自己听力出了问題。

一个手下赶过來汇报:“于忠州的排好像遭到进攻…” 营长急忙用无线电呼叫于忠州:“你们那边到底出了什么事?” 然而,任凭营长喊破喉咙,于忠州那边就是不回话。

这个营长沒想到是无线电遭到干扰,不过他倒也不傻,马上到高地上,用望远镜向开阔地那边张望起來。

果不其然,远远能够看到到处都是枪火,时常就有缅兵的身影穿梭而过。

“妈的,好好地,怎么开火了呢?”营长恨恨不已的多了跺脚,下意识的,就要下令增援。

然而,营长却又马上想起,眼下自己说了不算,坐镇营部的是庞仰忠。

所有人都知道这个庞仰忠志大才疏,可毕竟是披着黄马褂的庞家成员,所以又沒人敢慢待。

也正因为庞仰忠难当重任,高层也沒让他参与重要战场,而是委派到了不太重要的地方,也就是这个营部。

刚一到营部,他就接管了全部指挥权,营长事实上已经被架空,凡事都要听他指挥。

所幸,这个营到目前为止沒什么战事,也就沒有让庞仰忠指挥作战的机会。

也就在庞仰忠赋闲与此的同时,他的兄弟们正在指挥师团级别的战斗,他却连围观的资格都沒有。

说起來,庞仰忠倒是知道发愁,多少猜到了为什么自己被派來指挥一个营。

不过,他一直都是自信满满,他觉得自己沒有机会一展身手,完全是因为有人嫉贤妒能。

每当听到前线有捷报,庞仰忠就百爪挠心一般难受,他觉得所有这些功劳本來都应该是自己的,却被别人抢了风头。

这么一憋闷,庞仰忠的心情就格外差,时不常的就大发脾气。

也正是这么一憋闷,凡是让他感觉有些不顺心的人,全都倒了大霉。

庞仰忠越是不被重用,就越是要找人发泄,所有人都不敢跟他走得太近。

于忠州顶撞了庞仰忠,被派去执行炮灰任务,谁都不希望自己遭到同样的对待。

反正庞家的人太多,掌握大权的又不是庞仰忠这一系,就算是拍马屁也犯不上來拍庞仰忠。

营长匆匆來到庞仰忠的办公室,庞仰忠正坐在椅子上打游戏。

要说这个庞仰忠也是个人才,就算再战事吃紧的时候,也能想办法接通互联网,继续他的《魔兽世界》。

别看这货对军事一窍不通,玩游戏的表现倒是很好,如今也算是游戏世界里赫赫有名的人物。

庞仰忠懒洋洋望了营长一眼:“什么事?” “于忠州阵地遭到进攻……” 沒等营长的话说完,庞仰忠就打断了:“知道了。

” 从庞仰忠的办公室,多少能够听到枪声,庞仰忠从一开始就猜到发生了什么事。

营长小心翼翼的问:“那……咱们……什么时候去增援?”“增援?”庞仰忠翻了翻白眼:“为什么增援?” “他们那边才一个排,力量不足……”营长咽了口唾沫,轻声道:“我担心他们阵地失守…” “不是我说你,要对自己的战友有足够信心……”庞仰忠一边玩着游戏,一边懒洋洋的道:“于忠州说我不懂现代化战争,那么他很懂了,现在给他一个机会,充分表现一下自己的军事素养…” “咱们见死不救,这可是违反军令……” 庞仰忠拍了一下桌子,怒吼了一声:“我就是军令…” “我觉得吧……”营长说话起來更小心了:“就算于忠州这个人死有余辜,毕竟他的阵地是怎么牺牲很多兄弟躲下來的,要是就这么弄丢了……” “说够沒有?”庞仰忠不耐烦地打断了营长的话:“我说话不喜欢重复,现在是于忠州立功的好机会,怎么的你想过去分一杯羹…” “我……不是这个意思……” “不是就赶紧滚出去…”庞仰忠又拍了一下桌子:“非特么的逼我发火是不是?” “我只是尽忠职守……” “狗屁尽忠职守…”庞仰忠不耐烦的骂了起來:“我告诉你,你的工作就是服从我的命令,我让你干什么你就干什么,不让你干什么就算杀了你也不能干…”营长额头冒冷汗了:“是……” “我让你当这个营长,你才能当,我不让你当这个营长,你是个屁…”庞仰忠冷笑不止:“你不知道我是谁?” 营长一个劲的点头:“知道…” “我可是庞文澜的孙子…”庞仰忠指了指自己的脚下,一字一顿的道:“别说是这里了,就算是整个果敢共和军,我也说一不二…” 庞仰忠有点太能吹牛B了,庞文澜的儿子孙子太多,比如沈佩绂这样的实权人物,何曾正眼看过庞仰忠。

而庞仰忠自己也知道这一点,沒本事指挥市长旅长,对营长耍个威风还做得到。

营长一个劲点头:“是…” 翻了翻白眼,庞仰忠补充了一句:“听着,当前战况复杂,必须对作战情报严格保密,任何人不许越级汇报…” “明白…” “于忠州那边到底出了什么事,我会跟上级反应的,但你们要管好自己的嘴巴……”庞仰忠一字一顿的道:“不该说的绝对不允许说…” 营长不敢再说什么,敬了一个礼,倒退着出了办公室。

一个连长赶过來,低声问:“我们准备好了?”营长一瞪眼睛:“准备好干什么?” 连长吓了一跳:“增援于忠州啊……” “我让你去了吗?”营长刚才从庞仰忠那里受了气,这会儿就冲着连长发泄出來:“所有部队,原地固守,沒有接到命令不许轻举妄动…” “这……怎么能行?”连长急了:“见死不救,这可是犯了大忌,要被枪决的…” “跟我又沒有关系?”营长翻了翻白眼,冲着办公室里面努了一下嘴:“出了问題就里面那位负责…” 说罢,营长在心里补充了一句:“这位就是个洒比…” 再说庞仰忠。

等到营长出去之后,庞仰忠总算退出了游戏,來到窗前看着远处的战场。

这场交火沒有波及到庞仰忠守卫的地区,但远远地能看到那片开阔地狼烟四起,枪声一阵响似一阵。

庞仰忠冷冷一笑:“于忠州你就等死吧…” 顿了一下,庞仰忠恨恨不已的道:“让你不听我的命令,让你干挖苦我,我要让你们这帮狗日的知道我庞仰忠是谁…” 就在这个时候,桌上的电话响了,庞仰忠懒洋洋接起來:“谁啊?”电话里传來庞文澜的声音:“是我…” 庞仰忠兴奋的问道:“爷爷啊,你怎么想起打电话给我了?” “沒什么,就是关心一下,你那边有沒有什么状况?” 开阔地的枪声,传到庞仰忠这边已经很微弱了,而庞文澜在电话里根本听不到。

庞仰忠急忙保证道:“安然无事…” “真的吗?” “这还能有假?”庞仰忠有板有眼的道:“说实话,我倒巴不得马上打一仗,给爷爷你出一口恶气…可这帮缅兵就是不进攻,我想表现都沒有机会……要不我主动进攻一次?” “算了…”庞文澜摇摇头:“如果你主动开火,就可能挑起更大规模的冲突,现在这种停火状态挺好,我们正好可以休养生息一下,就不要节外生枝了…” “是…是…” “还有,就凭你那一个营,上了战场也不够给人家塞牙缝的…”庞文澜叹了一口气:“还是省省吧…”

版权声明:

本网仅为发布的内容提供存储空间,不对发表、转载的内容提供任何形式的保证。凡本网注明“来源:XXX网络”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著作权归作者所有,商业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非商业转载请注明出处。

我们尊重并感谢每一位作者,均已注明文章来源和作者。如因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及时与我们联系,联系邮箱:service@qeerd.com,投稿邮箱:tougao@qeerd.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