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大时代网

联系我们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您的位置:首页 > 财经 > 产业 > 金融高管密集空降京津沪 地方金改料提速

金融高管密集空降京津沪 地方金改料提速

2018-01-30 来源:  浏览:    关键词:金融
摘要:金融高管密集空降京津沪 地方金改料提速时代周报记者 曾令俊 发自广州近期,多个金融高管奔赴地方任职。1月22日,农业银行[股评]发布公告称:“因工作调整,康义请求辞去中国农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副行长职务。“而在此前召开的天津市十六届…



金融高管密集空降京津沪 地方金改料提速

时代周报记者 曾令俊 发自广州

近期,多个金融高管奔赴地方任职。

1月22日,农业银行[股评]发布公告称:“因工作调整,康义请求辞去中国农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副行长职务。“而在此前召开的天津市十六届人大常委会举行的第四十二次会议上,会议审议并通过了市政府提请审议的人事任职议案,决定任命康义为天津市副市长。

此前,北京市第十四届人大常委会第四十四次会议1月19日决定,任命央行副行长殷勇为北京市副市长;上海市十四届人大常委会第四十三次会议1月16日表决通过人事任免案,决定任命上交所理事长吴清为上海市副市长。

据时代周报记者梳理,上述三位金融高管在原有职位上任职的时间并不长,都在一年左右。比如,康义2016年11月出任农业银行副行长;2016年12月,殷勇任央行副行长;2016年5月,吴清任上交所党委书记。

“这说明中央对这三位高管的重视,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就调往这些重要岗位,足见对他们工作成绩和能力的认可。”一位银监会地方系统人士对时代周报记者说。

“金融企业高管去地方任职,有利于一些金融政策的落地,而且这些高管有很强的业务能力和专业背景,能够为地方金融的发展以及监管贡献很大的力量。此前也有不少高管前往地方挂职锻炼,在地方积累经验之后,又回到相关职能部门,这些都是互通的。”华南一不便具名的股份制银行中层人士向时代周记者评述称。

不少分析指出,金融系统大员频繁调往地方任职,将更利于中央金融改革和发展决策在地方落地执行,也预示着地方金融改革进程的加快。

“老金融”调任地方

公开资料显示,殷勇与央行行长周小川师出同门,都是中国系统工程学科的开创人之一、清华大学工业自动化专业和系统工程专业创办者郑维敏教授的学生。从殷勇的工作履历看,他有着丰富的外汇管理经验,但未有地方从政经验。

1996-2001年,殷勇在国家外汇管理局中央外汇业务中心工作。2001年3月,任中国投资公司(新加坡)总经理。2002年7月,任国家外汇管理局储备管理司副司长。2007年8月,任国家外汇管理局中央外汇业务中心主任。2015年8月,任央行行长助理。2016年12月,殷勇升任央行副行长。

在北京市人大常委会会议上,受北京市代市长陈吉宁委托,北京副市长卢彦就北京市政府对殷勇的推荐意见进行了说明。卢彦说:“殷勇同志熟悉外汇储备经营管理工作,专业理论功底扎实,业务能力突出。面对复杂多变的国际政治经济形势,主动研究金融市场变动趋势,实施积极灵活的外汇投资战略,调整优化经营管理策略,努力丰富完善投资渠道,较好实现了外汇储备的安全、流动和保值增值。”

确实如推荐意见所言,殷勇熟悉外汇储备经营管理工作。不满49岁的殷勇是“8·11新汇改”的操盘手,2015年8月新汇改前后,殷勇从国家外汇管理局中央外汇业务中心主任连升三级,成为中国人民银行行长助理。一年多之后,殷勇再上一层楼,由行长助理升任副行长。

1996年,殷勇在外管局中央外汇业务中心工作时,中国外汇储备仅761亿美元。而在2014年6月外汇储备达到3.99万亿美元,此时殷勇担任中央外汇业务中心主任,成为中国外汇储备投资操盘手。

就在今年1月14日,殷勇还以央行副行长的身份出席了在青岛举行的中国金融四十人论坛第二届金家岭财富管理论坛,并发表主题演讲。在演讲中,他全面阐述了人民币国际化的巨大发展空间,“从贸易、投资、国际地缘的变化发展来看,金融市场和实体经济都存在着进一步扩大人民币国际使用的自然需求”。

“殷勇是外汇专家,大部分工作时间都在北京,北京的金融业在国内是领先的,两者很契合。”有股份制银行分行管理人员向时代周报记者评述称。从目前北京市政府的分工看,金融领域由其他副市长分管,但不排除将来会有变动。

殷勇除了对自己擅长熟悉的国际金融领域有突出贡献外,对于防范金融风险以及金融监管也多次公开发声。

半年前,殷勇曾经批评金融界的乱象。2017年8月,殷勇在财富管理50人论坛北京年会发言时称,过去几年,乱办金融的形势比较严峻,第一是无照经营,没有取得相应的牌照就擅自开展金融活动;第二是超越授权,有牌照但是超越授权进行经营,比如擅自扩大地域或交易范围的产品;第三是开展非法的金融活动;第四是恶意欺诈,侵犯消费者正常的权益。

康义赴任天津市副市长之前,为农行副行长。从履历看,他也没有在地方从政的经验,大部分职业生涯都在银行度过。他曾历任建行湖北省分行项目评估处科员、副科长、科长、副处长,中国建设银行[股评]三峡分行副行长、党委副书记、党委书记、行长。2016年11月任中国农业银行副行长,主要分管对公业务。

去年12月7日,康义在第一届农村普惠金融研讨会上指出,要探索符合中国国情的普惠金融发展之路。他强调,要建立有效的激励约束机制,考核激励约束机制是指挥棒,只有建立有效的激励约束机制,才能从根本上激发银行服务三农、小微内生动力和经营活力。

“老监管”履新上海副市长

与上述两位不同,吴清则具有较为丰富的地方从政经验。吴清曾任证监会机构部综合处处长,机构部副主任,机构监管部副主任、主任,证券公司风险处置办公室主任,基金监管部主任,上海市虹口区委副书记、区长、区委书记。

在证监会工作期间,吴清待人友善却作风强硬,曾因重拳整治券商业被证券界称为“券商屠夫”。在吴清时期,中国券商走过的是从“死”到“生”的惊险历程。几年中,吴清和风险办的同事们一起处置了南方证券、“德隆系”券商等31家违规证券公司,其中,推动26家公司进入司法破产程序,其余5家以其他方式完成收口。

而2009年被任命为基金监管部主任后,吴清严打“老鼠仓”的作为再次给市场留下了深刻印象。仅2009年,证监会通报共计对13家基金公司进行稽查,对14名从业人员进行处罚,包括2名总经理、4名副总经理、4名督察长、4名基金经理。

2010年12月,吴清卸任基金部主任,转而出任上海市虹口区区委副书记。在上海虹口区任职期间,吴清重视发展金融业,力推虹口区成为上海金融业重要的聚集地之一,并于2013年7月升任上海虹口区区委书记。

数据显示,2011年以前,虹口区金融企业总数仅为78家,且体量较小、利润贡献率低。而截至2015年4月底,虹口区已集聚各类金融机构1052家,管理资产总规模超过1.5万亿元人民币。

在上海虹口区工作了将近6年之后,2016年5月,吴清又回到了其熟悉的证监系统。当年5月20日,中组部有关人士赴上海证券交易所宣布理事长的最新任命,吴清被任命为上交所党委书记、提名为上交所理事长(副部长级)。

在上海虹口的6年,吴清主政风格以低调务实著称。此番回归金融系统,被视作高层对吴清6年地方任职经历的肯定。吴清上任上交所之初,就有证券从业人士向时代周报记者分析称,吴清履新上交所后,会延续此前的铁腕风格。

事实情况也如此。在上交所任职期间,吴清经常将监管挂在嘴上。他曾强调,上交所将切实扛起一线监管和风险防范责任,筑牢市场监管、风险防范和投资者保护的第一道防线。这是当前交易所工作的重中之重。

吴清在2017年3月举办的第七届北外滩财富与文化论坛上曾表示,上交所也要开展刨根问底式的信息披露监管,抑制和防范不公平的资本市场行为,用打破砂锅问到底的监管方式,揪出“大忽悠”和“小忽悠”,通过公开透明促进公平公正的实现。

在监管系统工作一年半之后,吴清又回到了上海市政府。从监管机构到地方政府,再从地方政府转任监管大员,而如今再赴任地方,在短短的几年时间里,吴清经历了一个“轮回”。

“如此频繁调动,而且都是重要的岗位职务,可以说是对吴清这些年工作的肯定。”上海一大型券商有关人士向时代周报记者评述称。

双向互调频繁

“从最近几年的情况看,互相融合成为趋势,金融机构高管与地方之间的调动频繁。”上述股份制银行人士说。比如,银监会主席郭树清此前曾任山东省省长四年,在此之前他还曾担任建行董事长、央行副行长等职务。

郭树清到山东任职后,就邀请一些来自央行、银监会的专业人士到山东各市担任“金融副市长”。他操刀的“山东金改”让该省金融业增加值大幅提升。

2017年12月26日,原天津市副市长阎庆民被任命为证监会副主席,阎庆民在出任天津市副市长前是银监会副主席,长期在银监系统工作。在天津任职时,他分管金融、自由贸易试验区、国税地税征管、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城市基础设施投资工作,兼任天津自贸试验区管委会主任和海河产业基金管委会副主任。

2016年6月28日,中投公司副总经理刘桂平调任重庆副市长。同一日,上海市常务副市长屠光绍被任命为中投公司总经理,在2007年到任上海市副市长之前,屠光绍任证监会副主席,常年在证监系统工作。

从地方来看,这几年也频繁邀请“一行三会”的专业人士挂职。2016年1月,首批104位来自金融业态的高层次人才来到贵州。这些金融人才均来自于中央和发达地区金融机构,涵盖了银行、证券、保险、资产管理公司、互联网金融等多种金融业态。他们普遍具有较强的金融实务能力,很多都是核心业务部门的负责人或业务骨干,业绩较为突出,经验也较丰富。

2015年9月,湖北省委组织部、省政府金融办与国开行、工行等中央金融机构合作,引进金融高管,到黄冈、孝感、恩施等12个市州挂职分管金融副市(州)长,弥补专业管理人才短板。从这两年的情况看,这些金融人才对地方的贡献不小。比如,2015年底,长江产业基金在武汉成立,400亿元财政资金发挥杠杆作用,撬动社会资本投资。

“互相调动对双方都有好处,既要专业也要有地方从政经验,这种人才是比较缺少的。大型金融机构高管前往地方,有利于推行中央关于金融改革和监管的一些措施政策;而有地方从政经验的,回归核心金融部门之后,有利于将相关的政策进一步修正细化。”上述股份制银行中层人士对时代周报记者分析道。

版权声明:

本网仅为发布的内容提供存储空间,不对发表、转载的内容提供任何形式的保证。凡本网注明“来源:XXX网络”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著作权归作者所有,商业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非商业转载请注明出处。

我们尊重并感谢每一位作者,均已注明文章来源和作者。如因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及时与我们联系,联系邮箱:service@qeerd.com,投稿邮箱:tougao@qeerd.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