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大时代网

联系我们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您的位置:首页 > 娱乐 > 明星 > 再也找不到一部电影可以像「头号玩家」一样通吃40/50/60/70/80/90/00后

再也找不到一部电影可以像「头号玩家」一样通吃40/50/60/70/80/90/00后

2018-04-13 来源:  浏览:    关键词:
摘要:原标题:再也找不到一部电影可以像「头号玩家」一样通吃40/50/60/70/80/90/00后最近,一部游戏主题的电影《头号玩家》在国内引起巨大反响,作为斯皮尔伯格的最新作,它被观众戏称为在彩蛋里插电影。友情提示:片尾没有彩蛋电影的主线是寻找…
原标题:再也找不到一部电影可以像「头号玩家」一样通吃40/50/60/70/80/90/00后
最近,一部游戏主题的电影《头号玩家》在国内引起巨大反响,作为斯皮尔伯格的最新作,它被观众戏称为在彩蛋里插电影。

友情提示:片尾没有彩蛋
电影的主线是寻找游戏彩蛋,而观众也乐于挖掘镜头彩蛋。高达、街霸、哥斯拉……这些影片中出现的经典 IP,都被安排在一个近未来的舞台上,而那一年是 2045 年。
旧时代嫁接起的近未来
宝贝,那只是你的感觉。
你得亲身体验,去感受什么是真实。
影片开场的第一个音符,就为后续的 140 分钟打下了基调。这首大名鼎鼎的《Jump》,出自 Van Halen 乐队的专辑《1984》。
接下来,金刚、闪灵、回到未来……一系列美国 80 年代的流行文化轮番登场。这些无处不在的怀旧,让编剧恩斯特·克莱恩(原著小说作者)在内的主创如数家珍,那是他们成长的年代,是值得铭记的黄金时代。

导演斯皮尔伯格(72岁)与编剧恩斯特·克莱恩(46岁)
利用 80 年代的流行文化来填充近未来,这种做法让世界观更可信的同时,也给观众制造了体验上的门槛。毕竟当年的潮流先锋如今平均年龄已经在 45 岁以上,而《头号玩家》目标受众却是千禧一代。
但意想不到的是,这种时代的错位并没有干扰到观众,反倒让 80、90 甚至 00 后,都获得了难得的认同感,而这种认同在中国观众身上体现的尤为强烈。
作为发行方的华纳最初并不看好这部电影,前期的宣传更是几近于无。影片正式上映后的爆棚口碑,完全超出了他们的预想。

《头号玩家》猫眼观众评分: 9.1
截止目前本片全球票房近 4 亿美元,其中超过 40% 都来自中国,国内观众用自来水式的安利传播,让本片成为 2018 年首部破 10 亿人民币的进口电影。难道,斯皮尔伯格的 “IP轰炸” 策略起效了?

90年代的一张游戏价目表
有人认为这是因为国情不同,西方流行文化传播到中国是有延迟的。游戏、电影、动画这些小众爱好,在国内 90 年代才出现萌芽,历经 20 多年的生长,当年的中二少年也已经步入社会,为儿时熟悉的 “老朋友” 掏钱,是再正常不过的事了。
但仔细想想,我们真的是只是被 “情怀” 感动了吗?一部 140 分钟的电影绝不可能依靠彩蛋来支撑,那些一闪而过的经典 IP 或许能让粉丝眼前一亮,但不同年龄层一致的认同感,一定来自更深处的思想共鸣。
“他们称我们这一代人叫迷失的一代,
迷失并不是指我们去了什么地方,
实际上,我们已无路可走,

网瘾少年 “镭射眼”
这是主角韦德·沃兹在进入游戏世界前的一句独白,2045 年一场能源危机席卷全球,人类文明已经无法正常运转,处在崩溃边缘的人们束手无策,最终选择了不顾一切的逃离。
被视为救世主的哈利迪,创造了一个虚拟世界 “绿洲”,最大化节约能源的同时,让玩家能永远停留在人类的黄金时代。很不幸,我们身处的是落后的 2018 年,如果你想逃避现实,所能做的只有尽力让现实忽略你的存在。
逃避什么?逃向何方?
不上学、不工作、不出门、不社交 —— 在日本,像这样生活的人被统称为 “蛰居族”。如果只存在几个特例,我们还可以讽刺几句不求上进、败坏社会风气;但当蛰居族的数量达到 100 万时,出现问题的可能就是社会本身了。

Chujo,24岁,蛰居两年
90 年代初日本泡沫经济破灭,自由享乐的价值观与残酷的社会现实,让日本青年人感受到了巨大的落差。这时只需要一点生活中的突变,就会让他们产生自我怀疑,进而陷入“不行动就不会失败” 的死循环,最终成为封闭自我的蛰居族。
作为社会型物种,人类总需要在群体中找到自己的定位,然而席位的数量总是有限的,这也就意味着,我们每个人都可能会成为 “不被需要” 的成员。在这种焦虑情绪的催化下,逃避也就成了一种大脑的保护机制。

回想一下观看《头号玩家》的过程,在一片漆黑中,你能看见的只有眼前的荧幕,起初你还惦记着手机消息,渐渐的你只关心剧情的发展,一步步跟随主角的视角,经历在现实中无法体验的人生。
通过一部电影,我们就能体验到短暂的灵魂抽离,这其实就是一种被动式的逃避。我们之所以会自然而然的接纳它,就是因为在那里,我们能找到最期望的定位,做最想成为的自己。
作为普通人,我们会常常感到焦虑不安,这种情况下每个人的 “避难所” 都各不相同,最常见的方式是转移注意力。

在京剧业内有一句行话,叫 “不疯魔不成活”,这其实就是一种极端的例子。当表演者对戏产生深深的迷恋,进而忘我地全身心付出时,站在舞台上的他甚至已经忘记了自己是在演戏。
不管是一出戏、一本书甚至一首歌,我们都能通过对它的热爱,来抵消现实生活施压的负面情绪。这种方式其实已经脱离了 “逃避” 的定义,上升到了 “自我革新” 的层面。

上一篇:《好久不见》杨子姗郑恺遭车祸 田雷为爱奋不顾身

下一篇:老故事新讲法 何念版《原野》刷新印象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