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教育 > 锐评 > 天知道有多少洋垃圾跑到了中国

天知道有多少洋垃圾跑到了中国

2017-09-08 来源:  浏览:    关键词:教育
摘要:1976年,加拿大卑诗省列治文、的一名中学教师罗伯逊、被指控和三名未成年女生发生了不正当的性行为。当地教育部门对他进行了调查,他很快主动辞职走人。在学校和教育部门承担起更多责任之前,我建议孩子学校里有外籍教师的家长们,不妨上Google输入外籍教师的名字,查一下他们…

原标题:天知道有多少洋垃圾跑到了中国

1976年,加拿大卑诗省列治文(Richmond) 的一名中学教师罗伯逊(Robert Johnson Robertson) 被指控和三名未成年女生发生了不正当的性行为。当地教育部门对他进行了调查,他很快主动辞职走人。

自知在列治文再也混不下去的他随后跑到同属卑诗省的温哥华求职。不过,他隐瞒了自己在列治文的这段经历,从而顺利地被温哥华的一所中学录取,并且在那里风平浪静地工作了将近30年。

一直到2005年,当年被他侵犯的一名女学生偶然在报纸上一篇讲温哥华教师罢工的文章里看到罗伯逊的照片,大为震惊——原本她和其他受害者以为,这个人早就被永久逐出了教育系统,没想到换了一个地方,竟然又当了这么多年的老师?

于是她马上写信投诉,温哥华的教育部门重新启动了对当年指控的调查。这一下,罗伯逊在加拿大是彻底混不下去了。

猜猜他接下来去了哪里?

2008年,他跑到江苏吴江的一所国际学校,应聘做了外籍教师。

2011年,他又来到北京,被一所叫汇佳的国际学校录用,在那里一直呆到了今年。在汇佳学校,他教三个年级的英语和体育等课程,还担任女生足球、排球和垒球项目的教练。

罗伯逊今年已经66岁了,原本他可以在中国舒舒服服地工作然后退休乃至安度晚年,没有人会知道他的过去到底发生了什么。

可是就在今年8月31日,《温哥华太阳报》发现已经被吊销加拿大教师执照的罗伯逊在中国继续当了老师,就写了一篇报道。

汇佳学校的家长看到这篇报道,一下子就石化了:自己的孩子信赖的老师,竟然有这么一段不光彩的前科?

在家长的压力下,汇佳学校迅速反应,解聘了罗伯逊,同时发布声明把自己的监管责任撇得干干净净:

在2011年罗伯逊入职前,汇佳已经对他做了严格的背景调查,他也按照国家的规定,提供了合法的无犯罪记录证明、学历证明和教师资格证书,以及中国其他国际学校的推荐信;

罗伯逊常年在中国工作,一直有合法的工作签证;

2017年,汇佳在例行的教师背景调查中向加拿大警方调查,确认他没有犯罪记录。

你看出这里面一个明显的漏洞了吗?

汇佳学校所谓的例行教师背景调查,仅仅是有没有犯罪记录;可是,加拿大卑诗省教育部门作出的取消罗伯逊教师资质的处罚,则只是一项行政处罚。

也就是说,从法律意义上来说,罗伯逊并没有违反任何法律,他只是违背了教师的职业道德规范。如果仅仅是和警方联系,是不可能查到这些记录的。

中国建设国际学校的热潮和普通中小学聘请外籍教师的热潮已经持续了十多年,全中国的外籍教师人数没有几十万也有十几万。

不可否认大多数外籍教师都遵纪守法一身清白,但一定也有一些人是和罗伯逊一样,有着侵犯未成年人的不光彩过去。

只要稍微搜索一下新闻,就能发现大量类似的案例。

前阵子我在写一篇关于儿童色情的文章时,就曾经提到过这一点:有迹象表明,有一些欧美的恋童癖罪犯选择逃到中国作为他们的藏身之地,跑到中国做外籍教师。

中国,应该是他们在深思熟虑之后,不约而同选中的藏身之地。

其中的原因,除了觉得中国的法律宽松、中国人这方面的意识不强以外,应该就是中国的学校在招聘的时候存在审查漏洞,让他们能够轻松地隐瞒自己的过去。

像汇佳学校这样,还去和加拿大警方联系查案底,已经算是相当不错了。要知道还有很多学校,根本连这一步都不做,因此直接把很多有案底在身的嫌犯都招了进来。

今年5月,北京私立奥方星全外教幼儿园被爆出一个来自美国的外教“虐童”的视频。这个外教任职前并没有提供无犯罪证明,而幼儿园资质也尚未在教育局备案;

2013年,涉嫌传播淫秽儿童照片和性侵儿童而被英国警方通缉的Neil Robinson,被发现正在北京一所国际学校任教。在来北京以前,他还曾在大连及哈尔滨等地担任过教务主任;

2012年,在湖北一所学校担任外教的普莱斯被控对13岁以下儿童性侵并藏有相关照片,引渡回英国,被判刑7年零8个月;

2007年至2009年间在南京一所英语培训机构就职的WSG,后来被发现在美国联邦政府性犯罪资料库中有两次犯罪记录,两次都是被控拥有儿童色情电影、录像带及照片;

这些被爆出来的只是少数,还有很多,可能根本就没有被发现。

比如今年8月,美国一家地方报纸报道了俄勒冈州Cal Young Middle School 一名叫做Cody Loy 的教师,因为多年前曾骚扰一名15岁女生,而被吊销了教师执照。

这家报纸只知道现在Cody Loy 在中国执教,但并不知道他到底在哪所学校。聘用了他的这所中国学校,估计也还不知道他在美国被吊销教师执照的事。

如果你身边有学生家长,不妨让他们问下孩子学校里有没有一个叫做Cody Loy 的美国老师。

想想还真是可怕,天知道有多少洋垃圾跑到了中国当外教,而毫不知情的孩子们还无条件地信任他们,把他们当成敬爱的老师。

再加上中国的孩子大多数没有接受过保护自己的教育,一旦真的遇到坏人,可能根本就不知道该如何应对。

汇佳学校的学费很贵,每年要20多万,很多明星和名人都把孩子送到这里。而且这所学校还在北京,他们对外籍教师的管理可能相对来说还是要正规一点。

可是,那些三四线小城市的学校、中西部偏远地区的学校,他们要招到合适的外教估计会比较困难,因此往往会降低要求,低到只要是外国人就可以了。别说做背景审查了,就连有没有基本的教学能力他们都不作要求。

还有很多学校,根本没有聘用外教的资质,也就是“聘请外国文教专家单位资格”,但为了吸引学生,采取种种办法进行规避。还有一些中介公司把没有教师资历的外国人进行包装,打造成“王牌”教师提供给有外教需求的学校。

搞笑的是,很多人还有金发碧眼迷信综合症,只要看到金发碧眼,就觉得他一定会说英语,根本不管他来自哪个国家。

我就认识一个荷兰人,英语不是他的母音,口音还挺重,但他在中国的中学里当外教,不仅从来没有遇到过质疑,反而还很吃香。而另一个在美国出生长大,说纯正美语的ABC朋友,却因为长着一张中国人的脸而备受挫折,很多人觉得他的英语一定不地道。

这些洋垃圾之所以成群结队地跑到中国藏身,所利用的无非就是一点:信息不对称。

可是,在互联网如此发达的年代,所谓的信息不对称其实是不存在的。只要有心,就能轻而易举地找到另一个人的信息,无论他来自多么遥远的地方,无论他把自己藏得多么好。

还是拿罗伯逊的例子来说,加拿大卑诗省教育局的官方网站上,清清楚楚地写着“取消罗伯逊一切教师资质,永久不作录用”的决定。

甚至,只要在Google里输入罗伯逊的英文全名,搜索结果第一页第一条,就是《温哥华太阳报》在2014年时一篇关于卑诗省教育局对他40年前那个指控继续开展调查的报道。

你看,就是这么简单,动动手指头就能做到,但是那么多学校居然都疏忽了。

在学校和教育部门承担起更多责任之前,我建议孩子学校里有外籍教师的家长们,不妨上Google 输入外籍教师的名字,查一下他们的历史。

上一篇:家庭作业电子化,你支持吗?

下一篇:加大创新创业激励 自贡出台“盐都人才新政策”

分享到: